桑哈乘飞机从首都金边来到了腊塔纳基里省。这是柬埔寨东北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林地区,当地的山民有着各种各样的风俗习惯和迷信。在来到这个山林地区之前,桑哈就已经知道,这里的姑娘非常漂亮。因此,整整一天,他到处寻找,最后在一个卖冷饮的小店铺前停下来。店铺的主人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先生请坐!您想吃点什么?”
    “来一罐啤酒和一些冰激凌就行了。”
    “是!请您等一会儿,我这就去给您拿来。”
    说完,姑娘急急忙忙拿来啤酒和一杯冰激凌交给客人。
    桑哈说道:“一个人在这里卖东西,又这样寂静,姑娘不害怕吗?”
    “好像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已经习惯了。”
    “生意还好吗?到这里来吃的客人都是些什么人呢?”
    “生意还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客人,甚至还有外国客人来吃呢。”
       “谢谢你这样具体地告诉我。但是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和年龄呢,你可以告诉我吗?”
    “没关系!我叫龙朵儿,今年18岁了。”
       “噢!你的名字真好听!年龄才18岁。对不起!你结婚了吗?因为我听说,这一带的村民结婚很早,是这样吗?”
     龙朵儿姑娘微笑了,不回答这个问题。她红着脸偷偷地看着他,好像很害羞的样子。
     看到这样,桑哈毫不迟疑地接着说道:“你的家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呀?”
    “离这里不远,就住在那边的树林里。”姑娘用手指着对面的树林说,“我只有妈妈和哥哥,但是哥哥和他的妻子分出去住了,目前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住在一起。”
    “那么,晚上你回家以后,可以允许我到你家里去玩吗?”
    “随时欢迎您。但是我想,您是从城里来的有地位的人,我们家里不适合您。”
    “没关系,龙朵儿姑娘,因为我想了解这一带村民的生活方式。其实,这里也不会比城里差多少。”
    桑哈说完话不久,龙朵儿姑娘便收拾东西装在一副担子里,挑在肩上走在前面,桑哈跟着走在后面,一会儿便到了一座远离其他人家的孤立的小屋。龙朵儿喊道:“妈!妈!看看外面,我带一位客人到家里来玩了。”
    龙朵儿的母亲顺着女儿的声音从窗口探出头来,瞪着眼睛看桑哈,并且从窗口吐出来一口嚼槟榔的口水,对客人没有一点儿热情,然后她把女儿叫到后面去。过了一会儿,龙朵儿走出来,桑哈问她:“你妈妈到哪儿去了?”
    “她到哥哥家去了,明天才回来。”
    “那么,可以让我陪着你吗?”
    “随您的便吧。”
    这一夜,桑哈没有到旅馆去,他整夜都陪伴着龙朵儿姑娘。第二天早晨,为了陪伴从城里来的客人,龙朵儿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做生意。今天,姑娘的妈妈也在家里,桑哈送了很多钱给她,但她似乎很不高兴,因为她担心她女儿的前途,不应该那么快就信任桑哈。但是对于龙朵儿来说,现在似乎全身心地堕入了爱河,而且不再听母亲的教导。不管母亲如何努力解释,都像是在鸭子头上浇水一样。因此,母亲也就放任他们去随心所欲了。实在不能再忍受龙朵儿母亲的傲慢态度,桑哈对她说:“请大婶放心吧,我真的爱龙朵儿妹妹,而且我想和她结婚。为了她,我不想再回金边去了。我想在这里建一座漂亮的房子,一辈子和龙朵儿姑娘生活在这里。”
    时间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地过去了。一天,龙朵儿刚从村外回来,就把一条摇摇晃晃的蛇抛向桑哈,把他吓了一大跳。龙朵儿笑弯了腰,说道:“哈哈……哈哈!别害怕!那是一条死蛇!”
    “咦!真佩服你敢拿这么危险的东西来开玩笑。”
    “这不是蛇,这是我妈妈用蛇皮给你做的腰带。”
    龙朵儿说完,桑哈便把那条腰带拿起来系在腰上,然后说道:“咦!手艺真是太好了!这里的村民真有绝活儿。”
    “只要你满意就好了。”
   “请你告诉妈妈,如果她能够多制作一些,我保证能在金边找到销售市场。另外,我的假期也快满了,该回去了。”
    “为什么要回去?”
    “因为我必须回去,然后我再回来。”
    “真的吗?”
       “真的!亲爱的阿妹,相信我吧,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说完,桑哈俯身亲了恋人一口,又接着说道,“请你不要忘记啊!让妈妈多做一些这种蛇皮腰带,懂吗?等几天我回金边一起带走。如果行情好,我们可以一直做这种生意,好吗?亲爱的!”
    “太好了!因为在我们这片山林地区,蛇太多了。只要有很多利润,我相信,我的阿哥是会和我们合作的。”
    桑哈解下旧的腰带,微笑着系上新的腰带。妈妈在听完龙朵儿的解释后,也同意桑哈的提议。她每天抓来更多的蛇,并赶在桑哈返回金边之前,抓紧制作成腰带。
    一个星期后,桑哈打扮好准备返回金边。今天,龙朵儿好像面带忧容。在机场候机室,她对桑哈说:“你要赶紧回来找我啊,千万不要抛下我呀!”
    “不会的,亲爱的阿妹!我回去把事情安排好,就回来把你直接接到金边去!”
    说完,桑哈回头去看这座竹屋的一个角落,他的心“咯噔”一下,因为龙朵儿的母亲正在目不转睛地死死地瞪着他,目光让人感到害怕。她一言不发。但龙朵儿又抽泣着对桑哈说:“你一定要赶快回来啊!因为我——怀——怀孕了!无论如何不要让我的孩子成为没有爸爸可叫的人啊……”
    “好的——好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相信我吧,我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成为没有父亲的孤儿。”
    在角落里,龙朵儿的母亲好像再也忍不住了,她吐出一口嚼槟榔的口水,然后恶狠狠地说道:“我明白地告诉你这个年轻人啊!如果在三个月之内你不来接我的女儿,那时候你可就要后悔莫及了……”
    “请妈妈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接龙朵儿妹妹的。”
    说完,桑哈拿出来一捆钱给姑娘的母亲。但她嘲笑地说:“你很有钱,但实际上我们不需要那么多钱。你要忠实于我的女儿,否则的话……”
    桑哈不回答,但他心中暗想,否则的话怎么样呢?……他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使劲提起几乎都是装着蛇皮腰带的行李箱走出候机室,龙朵儿说出最后一句话:“你要回来找我啊!……”
    这次桑哈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然后急急忙忙向飞机的扶梯走去。这样,在这山林地区两个月的游玩可以说是圆满结束了。他不能忘记与龙朵儿姑娘共同度过的时光。但是他更多地是想起姑娘的母亲最后的那句话:否则的话……无论如何,现在他正坐在返回金边去的飞机上,他在想着,当下飞机时,妻子和两个孩子一定会来接机的。
    回到家里,等两个孩子睡着了,桑哈才搂着妻子用甜蜜的语言说:“亲爱的!我太想你了!‘久别胜新婚’,是吗,亲爱的?”
    “我还以为你沉迷于山林里漂亮的女孩子,恐怕不再回来找我了呢。”
       “噢!我告诉你吧,我没有胡来。说实在的,没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漂亮。你这么美丽,怎么能让我忘记亲爱的妻子呢?”
    “嗬!你太会拍我的马屁了!听说在那个山林地区有很多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哪!你大概被她们的美貌迷住了,所以才不想回家来,是吗?”
    “不是的!我是被那里的美丽景色迷住了。”说完,桑哈低头亲热地吻着妻子的面颊。
    “我不信,老公,我的老公这么坏,我怎么会放心呢……”
    说完,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趁这个机会,琳达伸手来摸丈夫的腰,突然她惊叫起来:“咦!这是什么东西,像蛇一样凉!”
    “有什么奇怪的吗,琳达?”
    “刚才我好像摸到了蛇,它的身体冰凉。”
       “真的吗?哎!亲爱的,那是用蛇皮做的腰带,是用真正的蛇直接做成的!别害怕啊!等我解下来让你看清楚。”
    说完,桑哈从腰上抽出腰带递给妻子看,但是琳达恐惧地说:“真是太怪了,刚才我确实摸到了活蛇,因为它的身体是冰凉的,我太害怕了。”
    “噢!琳达,大概你正在胡思乱想,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我实话跟你说吧,这条蛇皮腰带只是一个山林姑娘送给我的纪念礼物。”
    “那么,如果你再在外面胡来,我想,这条蛇皮腰带就会变成一条毒蛇,还会把你咬死,可怕不可怕,坏老公?”
    “真的!真的!琳达,那真是一条凶狠的毒蛇。如果被它咬着,肯定一命呜呼了。”
    那时,桑哈好像想到了最初龙朵儿姑娘把蛇皮腰带抛到他身上时的情景,他也像是看到一条凶狠的毒蛇,正像琳达所说的那样。但是,现在还想那些做什么……因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又回到妻子孩子身边了,而且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那么还等什么。因为饥饿久了嘴里发酸,所以什么都不再想了。他们两人如饥似渴地共同投入了战斗,获得了用言语难以形容的舒服与快感。
    时光飞快地流逝,转眼之间,桑哈离开龙朵儿姑娘回到金边,与妻子孩子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已经到了三个月了。对龙朵儿姑娘和她母亲的许诺几乎完全被他抛在了脑后。他没有按照约定回去,相反,他生活在财富堆里,依靠钱财花天酒地,而忘记了每天用泪水洗面的孤独的山野花。
    龙朵儿姑娘从早到晚坐在房子前面,等候着心爱的恋人桑哈。有时候她流着眼泪,有时候她面色忧愁地抚摸着肚子,她强烈地思念他,仍然满怀希望地想,她心爱的男人一定会依照诺言来接她到金边去。但是杳如黄鹤,连一封回信都没有见到。她总是怀疑,大概她给他寄出去的上百封信他都没有收到吧,或者他留下的只是一个假地址?另外,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三个月前,他们亲密无间。或者从一开始她就应该听从母亲的教导:不要轻易相信远方来的男人,特别是从城里来的男人。在旁边的母亲吐出一口槟榔口水,然后说道:“嗬!这个坏男人这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诺言!三个月过去了,还不回来。从一开始,妈就对你说,不能太相信从远方来的男人,但是你不听妈的话。现在还想怎么办呢?而且你肚子里的孩子离出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说完,母亲便起身向屋子后面走去,龙朵儿喊叫着阻止:“妈!我求求您了……不要……桑哈哥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妈……我求求您……”
    说完,她冲过去跟在妈妈后面,但是她的母亲不理她,一直走进屋子后面的竹林里。
    在金边,今天,琳达收拾了丈夫和孩子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去洗。但他丈夫换下来的长裤,她忘记了抽出蛇皮腰带,便放进了洗衣机里。衣物和肥皂泡沫正在洗衣机里面旋转,突然她看见好像有一条蛇正在水里游动,而且恐怖地张着大嘴吐出舌头。她尖声大叫起来:“救命啊!有蛇!”
    说完,她转身跑出洗衣间。由于惊惶失措,她脚下一滑,摔倒在旁边,重重地撞到了已经怀孕三个月的肚子。忽然,她感觉到,好像有大量的血顺着两侧的大腿流下来。她知道,那是肚子里的胎儿流产了。那时,桑哈冲过来扶起妻子,急急忙忙地送去医院。一路上,血不停地在流,而桑哈更加快了车速。突然,他感到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心慌恶心,而他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好像抓着一个什么东西,刺得他的手生疼而且冰冷。他使劲揉揉眼睛想看清楚。他感觉到,整个方向盘变成了一条蛇,正在张着大嘴向他吐着蛇信儿。由于过分恐惧,他的手转动了一下方向盘,抬头向前一看,天啊,一辆重型卡车正在迎面疾驰而来……完了……只有闭上眼睛等死了……。
    在山林中的竹林里,龙朵儿的母亲正在念念有词地准备把一碗血泼到挂在一根竹子上的剥了皮的蛇身上。突然,龙朵儿及时赶到了,她把身体挡在前面,那碗血有一半泼到了她的身上,一半泼到了挂在竹子上的蛇身上。她的母亲非常生气,对她破口大骂,但是龙朵儿跪在母亲面前,乞求道:“妈!女儿求求您了,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说完,她的母亲把那只血碗摔在地上,愤怒地说道:“好!妈就再等一等。但是,如果在这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出生以后还不见他父亲回来,那时候妈可就不客气了。”
    在金边,为了送妻子去医院,桑哈的汽车正在高速奔驰,而且正在等待与大卡车相撞而夫妻双双死亡。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桑哈的汽车突然转动方向盘,撞向了电灯柱。待到清醒过来时,他已经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很长时间了,因为这次车祸使他断了一条腿。而他的妻子在这次车祸中没有增加什么新的危险,只有一个大出血的问题。在医院里,桑哈每天躺在病床上,他总是做着恶梦。特别是他总是梦见龙朵儿姑娘在他的耳边说:“亲爱的阿哥!为什么到现在你还不来找阿妹呢?难道你忘记我了吗?快回来找我呀!阿哥!为了我,也是为了你……”
    醒过来后,桑哈想到,三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去了,心里还在想着那件事,真是太奇怪了。因为,以前他曾经尝过数不清的女人的滋味,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这朵远在数百公里之外的山野花,为什么会在每夜都梦见呢?有的夜晚,他梦见龙朵儿的母亲嘴里嚼着槟榔,嘴角流着鲜红的槟榔口水,用手指着他大声咒骂。他感觉到,这时有上千条蛇正在包围着他的身体,他奋力挣扎,大声叫喊着从梦中惊醒。医生跑过来问道:“怎么了,先生?你究竟……”
    “啊!……啊!……蛇太多了!……吓死我了!……”
    “没关系,请你镇静一下,因为你做噩梦了。”
    说完,医生让病人吃了一片药,桑哈便安静地一直睡到天亮。很多个月以后,桑哈出院回到家里休息。实际上,他也可以不用别人扶着自己走一些路了。看到情况这样好转,琳达便带着两个孩子回暹粒省老家去看望父母,这次回去要住一个星期才回来。
    妻子走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由于本质上是一个坏男人,桑哈便急忙打电话给他的旧情人曹薇姑娘,但是她在电话里回答说:“很遗憾,亲爱的!因为今天天气很坏,有暴风雨,我不想出门到外面去。”
    “咦!你这人什么都不怕,单怕坏天气。你要快点来找我,因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懂吗?一定要快来找我啊,亲爱的!”
    “今天我好像身体不舒服,又赶上坏天气。你没有听见吗,外面是狂风暴雨,我太害怕了。”
     说完,曹薇挂断了电话。而桑哈气得浑身发抖,但也无可奈何,因为现在确实有狂风暴雨。
    在山林地区那里,也有一场狂风暴雨正在击打着龙朵儿姑娘的小屋。这时候,她的肚子正在剧烈地疼痛,大概是到了生孩子的时候了,而这种疼痛似乎与其他女人不同,因为龙朵儿已经疼痛整整两天两夜了,孩子还没有生下来。母亲非常焦急,总是双手合十祈祷不要让女儿遇到危险。最让她愤恨的是那个破坏她女儿的贞操、抛下她女儿在这座可怜的小屋里遭受腹痛煎熬的色狼。
    这时,龙朵儿再也忍受不住了,她痛苦地叫起来:“妈!我的肚子太疼了!……疼死我了!”
    “忍着点,孩子,使劲!”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一切都如愿以偿了,龙朵儿的孩子生下来了。但是太可怜了,孩子一生下来就死掉了,其实他在生出来之前就已经死在母亲的肚子里了,所以才这样难生出来。由于可怜女儿,母亲声音哽咽地说:“天哪!我的女儿呀!……”
    说完,她急急忙忙跑到屋子后面的竹林里,冒着雨跪在地上,祈祷道:“神仙呀!太不公平了!我太可怜我的女儿了,难道我的女儿也要与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起死掉吗?”
    说完,她站起身走去拿起竹丛旁边的血碗,念起咒语,然后把血泼向已经剥掉皮的蛇身上……
    在金边,桑哈还不死心,再一次打电话给曹薇。曹薇答复桑哈说:“这么大的暴风雨,你还有心思寻欢作乐?最好你到我家里来,怎么样?”
    “好吧!……好吧!为了你,我无条件地同意。你等着我啊,我一会儿就到。”
    “好!我随时等着你。”
     说完,桑哈急忙穿好衣服。
    房子外面,狂风暴雨越来越大。不久,雨水流进了屋子里,而且有数百条蛇漂浮在水面上,有些蛇游向桑哈,使他大惊失色。没过多久,那些蛇全都缠在他的身上,使他恐惧地窒息而死。这个摧残了上百名女子桑哈,特别是最后破坏了山野花的童贞,导致他一命呜呼,落得个悲惨可耻的下场。


  (译自柬埔寨《大众》杂志 【柬埔寨】高凌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