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吹,腊月寒,过完腊八就是年,眼下就又要过年了。记得小时候过年真有趣。那时候,一进冬天就开始盼过年了。

     一进腊月,我就问妈妈哪天才过年,因为可以吃好多好吃的。一到腊月,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年食品。把养了一年的猪羊宰杀,请街坊邻居吃,剩下的留着过年招待客人吃和明年一年的荤菜。那杀猪时的猪肠子,还有猪肉炖粉条,吃了这顿想明年啊!除了杀猪宰羊,还要做豆腐,包粘豆包,蒸年糕,除夕再包上一顿猪肉酸菜馅饺子。拜年的时候还有糖果、瓜子点心可以吃,虽然都不多,但是小孩们却都很满足。

     小时候总是跟着哥哥姐姐玩,粘着哥哥讲小说给我听,跟着姐姐身前身后转,他们都说我是跟屁虫。从正月初一直到正月十五,大街小巷唱戏、扭秧歌、踩高跷,吹喇叭,打鼓可真热闹。

     过年的时候,妈妈都会给我们做新衣服,做新鞋,买发卡,红头绫子,新袜子。初一去拜年,把妈妈准备的东西穿上,臭美一番。不过有时候过年就没有这些,兄弟姐妹多,家家户户都很穷,所以过年就得凑合着。

     记得有一年过小年,妈妈叫姐姐去供销社买褥子面,姐姐高高兴兴的和其他小伙伴们走了八里多路来到了供销社,当姐姐排着长队等着买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带布票了,这可把姐姐急坏了。“可怎么办呢。走了这么远的路,没能买到东西。”正在姐姐犯愁的时候听到:“丫头,怎么了?没带布票。”姐姐抬头一看原来是在供销社工作的堂叔。姐姐连忙回答到:“嗯,是的,我着急出来忘记了。”堂叔说:“别急,我这有布票,先借给你,等回家了你再还给我。”姐姐一听连忙说谢谢。姐姐给了布票,买了七尺红大绒褥子面,又给我买了几块糖,自己又买了两条红绫子,等着三十晚上扎。

     到了除夕那天,大家忙里忙外,贴对联,放鞭炮,包饺子,和兄弟姐妹们热热闹闹的放鞭炮,贴对联,看戏扭秧歌。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到了1983年。那年我二十五岁,结婚一年多,有了我的大女儿,过上了三口人的小日子。女儿的到来,带来了欢乐和希望,我们夫妻俩很高兴,虽然日子困难,但也干劲十足。那时我和丈夫也盼过年,可是啥也没有。土屋三间,坐月子接的米、面都给卖掉还了饥荒。这一年的年夜饭连顿饺子都没吃着。孩子冻的哇哇哭,奶水孩子又吃不饱。这一年的除夕就这么过去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再苦再难也要挺住。到了1985年,女儿已经慢慢的长大,会走路,会说话了,家里的日子也慢慢地好了起来。那年买了十二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除夕晚上,左邻右舍的都来我家看春晚,心里觉得美滋滋。

      今年我已经六十一,两个女儿都成了家,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也算是儿孙满堂。如今的生活,不用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饺子,不用等过年才穿新衣服,如今天天吃的都是好吃的,年夜饭品的不再是菜肴,而是久违的熟悉的味道,妈妈亲手做的饭菜,爸爸储存的好酒,几个好友坐在一起聊聊天!现在过年方式多样化,最流行的属旅行过年,全家人带上行囊,去感受世界的缤纷色彩!来年我也想赶个流行,带着家人去旅行!但不管在哪里,只要和家人团团圆圆的,平平安安的过个年就是最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