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马大河刚出门脚一崴,就摔倒在地上了,想爬都爬不起来。 

  真是活见鬼了?想当初打小鬼子,战场上摸爬滚打,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如今连路都走不利索,自己摔倒都起不来了?他就不信这个邪,爬,使用力爬,手指在地上抓出了一道道血印,还是没爬起来。

  啊呀!马伯,怎么摔了?保姆陈巧买菜回来,赶紧上前将他扶起来,马大河被扶起来,脚还是挪不了步子。陈巧一使劲将他背回了家,堂堂的一个男子汉让一个女人背着,他怪不好意思的。

  “对不起,谢谢你了。”马大河面带愧疚。

  “马伯,你中风还没好,自己不能到处跑,想干什么跟我说,想出去我用车推你。听到不?” 

  “照顾我这个病人,给你添累了。”

  “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您不认识我,我可知道您,我听我娘说过,您的外号叫马大胆,是一个杀敌英雄。村里的老人常常念叨您的好,到您家当保姆是我的福气。”

  “你娘是谁?”

  “陈家湾的,我娘也有外号,叫陈大脚。”

  “你说什么,你是陈大嫂的女儿?”

  “真的,我娘还教我唱过一首歌,不信您听,‘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穿衣要穿两面新,嫁郎要嫁新四军。……’”陈巧绘声绘色地唱着。

  马大河一边听一边打着拍子,他笑了,笑得脸上似一朵盛开的秋菊,这是他自妻子走后第一次这么开心地笑。

  “我这一辈子长大后被两个女人背过,一个是你,一个就是你娘。”马大河满怀深情地说。

  马大河当初可是个杀敌英雄,他亲手打死的敌人就有一百多名,缴获的武器弹药能装备一个连,他是人民爱戴的传奇般的英雄。当然,马大河也不是神,他也多次负过伤。

  陈大嫂当年是前线救护队的队长,那场战斗打得非常残酷,马大河腿部、头部都受了重伤,陈大嫂硬是将他从炮火中抢出来,背回了家。

  那天,天下着雨,一个女人背着一个百把十斤重的汉子,在崎岖泥泞的小路上足足走了两个多钟头,陈大脚就是那个时候出名的。

  “说真的,要不是当年你娘的那双大脚,我怕是活不到今天。你娘还好吗?”

  “好,八十多了,身体还硬朗着呢。这不,村里号召大伙集资修路,村长老长根催着大伙交款,我娘说,这是好事,不能落后,非让我出来挣钱为修路出些力。”

  “修路?”

  “是啊,就是当年我娘背你走过的那条小路,现在比过去宽了些,但还是土路,想修条柏油路,直通县城,就是要花好多钱。”

  几十年过去了,那条路还没修好?马大河眼睛湿润了。

  第二天,马大河取出两万元钱,对陈巧说:“为村里修路,是你娘的梦,也是村里老百姓的梦,我也该出点力,这两万元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陈巧做不了主,就赶紧打电话给村支书老长根。

  第二天,老长根就赶来了,“老英雄为家乡解放流过血,差点儿把命都豁上了。现在还要出钱给村上修路,说什么也不能收啊!”

  “当年,如果不是陈大嫂,我早就没命了。想到解放了这么多年,连路还是土路,心痛啊!”马大河说的是真心话。

  看到马大河是那么真诚,老长根也不便过多地推辞。

  这两万元钱在马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马大河女儿马娣所在的企业不景气,收入不是太高的,听说父亲给保姆家乡捐款,气不打一处来。

  她在家里看着陈巧处处不顺眼,经常指桑骂槐,不给她好脸色看,陈巧一直忍着,从不抱怨,越干越带劲,她不只是来挣钱的,还带着乡亲的重托报恩来的。

  “啪—”,拍桌子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马娣尖利的骂声清晰地传了过来:“乡下老太婆,也不拿镜子照照,想作什么怪啊?怎么老赖着不走?真是个不要脸的……”马大河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马娣几句。马娣顿时暴跳如雷,冲着父亲大叫道:“你真是老糊涂了,越老越不正经,妈妈刚去世,见到女人就心慈手软,你还想干什么?”

  “你骂我可以,不能侮辱马伯,没看过这样对长辈说话的。”陈巧第一次开始反击。

  “哟,都像一家子了,你算哪根葱?倒教训到我的头上来了?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儿,你给我滚!”

  “你没有资格叫我走,我不是你出钱请的保姆,是马伯出钱请的。”

  女儿从小娇生惯养,一不顺心就大呼小叫,搞得马大河寝食难安,精神恍惚。马大河答应女儿的要求辞掉了保姆陈巧,自己住进了军区总医院。

  “路……路……那条路啊!”马大河住在医院一年多,昏迷时嘴里不停的叨念着。

  “孩子啊,我要走了,我有个未了的心愿,放不下啊!”马大河清醒时拉着马娣的手不放。

  “爸爸,您说吧。” 

  “我有……有20万元存款,留下10万元给……给你,还有10万元……捐给陈巧家乡修路。做到不?” 马大河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爸,放心,女儿一定做到!” 马娣坚定不移地说。

  马大河再也没有什么时候遗憾的了,他要与九泉之下的妻子见面了……

  父亲去世后,马娣找到了陈巧,陈巧娘也刚去世,陈巧拉着马娣的手,跪了下来。马娣将钱放在陈巧娘的坟头,不是10万,是20万。老长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着,陈大脚哎,你睁开眼睛看看……看看啊,马大胆临死也没有忘记我们啊!这不?又送钱修路来啦!

  眼前的这条乡间土路,带着老英雄的情,百姓的梦,一直往前,越来越宽,越来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