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一个早晨,北风凛凛,阳光却明媚无比。我和丈夫开着车,带着今年的种的葵花子去油磨坊榨油。这两年家里都是吃自己家种的葵花磨出来的油。现在人们都讲究养生,都吃有机的绿色的食物,我们农村人守着这一亩三分田,更要发挥它的作用。

       榨油机轰隆隆的响,葵花子转呀转,油就哗啦啦的流。一共榨了三桶油,来年一年的油又不用买了,心中感到无比的满足。正准备要走,忽然听到喵喵的声音,寻声走去,发现一只小猫咪趴在墙角,似乎要奄奄一息。它浑身脏兮兮,已经看不太清是什么颜色,身上也瘦瘦的,就剩着皮包着骨头。两只耳朵已经冻的快要掉下来,只连着一半,眼睛也被眼泪浸湿,就连尾巴也给冻掉了一小块。它看见我过去,它使足了劲,站起来,我弯下腰,伸出手,试探的想要摸摸它,没想到它居然让我碰了,用那可怜的小眼睛望着我,向我喵喵的叫。那声音好像在说,:“请你救救我,救救我!”我和丈夫商量,能不能把这只猫带回家。因为丈夫不愿意养猫。没想到他爽快的答应了,还说:“捡着吧,也是一条生命,人做三辈子好人,才能托成猫。”我高兴的抱起猫,它不叫也不闹。

       回到家中,先是给它弄了些肉、饭,水给它吃,可是它只是闻一闻,没吃几口就不吃了。看见脏兮兮的它,拿来脸盆,往脸盆里面倒点温水,洗衣粉,戴上手套抓住猫的身子,小心翼翼的用鞋刷给它梳理已经粘在一起的毛,又用剪刀把已经打结的毛给减去。“这回才有猫的样子嘛。”我自言自语到。可能是身体太虚弱的原因,猫总是趴在热炕头上睡大觉,不怎么吃东西,也不玩耍。我们以为它可能活不了太久呢?没想到,慢慢的,半个月后,猫开始吃东西,吃肉,喝水,在屋里走来走去。又过了两个月,猫已经变得又壮又胖,在屋里窜上窜下的,一会上窗台,用爪子扒拉扒拉花盆里的土,一会挠挠窗帘,一会又在电视机前抓抓电视里东西,有时又会跑到外面转一转,幸运的话,还能抓只老鼠吃。活是活过来了,猫的耳朵已经只剩下耳根部分,尾巴也剩一半。不过活过来就是好事。

       现在猫成了我家的一员,每天把好吃的给它吃,有时丈夫抓来几只麻雀给它吃。猫也通人气,它不挠人,不钻被窝,不上饭桌,还能抓老鼠。休息时,晃悠着身子来腿上躺一躺,蹭一蹭,漏出肚皮让你摸。

       这只没耳朵的猫,成了我家的明星,凡是家里来的人见了就说,哪弄来的猫,怎么没有耳朵。我把故事给他们讲,大家说我们两口俩热心肠。女儿回来也说:“爸妈没怎么养猫的人,对这只没耳朵的猫情有独钟。”丈夫说:“看它多可怜,不能见死不救。”可我觉得这是缘分,上天注定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