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屯吉给长工送饭


        一天,大财主把屯吉叫来,吩咐道:“阿吉,今天你去给在地里割茅草的长工们送饭去吧!”
        “是,老爷。”
        屯吉提着饭走到茅草地,长工们见送饭来了,高兴地围拢过来。屯吉打开饭包,说:“吃吧!”长工们一看,见只有饭,没有菜,就责问屯吉:“阿吉,你为什么不拿菜来?”
        “不,大哥,不是小弟不拿,是老爷只让拿饭的。我也很同情你们,累了半天了,将就着吃吧。”
        长工们边吃边骂骂咧咧,心里非常怨恨大财主。
        下工后,长工们都去问大财主,为什么不给送菜吃。
        大财主把屯吉叫来,问他为什么不给长工们送菜去。屯吉答道:“老爷,您只是吩咐叫我去送饭,可没说去送菜呀!”
        大财主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晚上,大财主跟妻子商量:“这个阿吉什么事儿也办不成。你看该怎么办呢?”
        大财主老婆说:“我看啊,事情不能都怪阿吉,也怪你交待得不清楚。明天,我来试用他一次吧。”
        第二天上午,大财主老婆对屯吉说:“阿吉,你把饭菜放在一起,给修堤坝的长工们送去吧。”
        “是,太太。”
        说完,屯吉把饭菜掺和在一起,给修堤坝的长工们送去了。
        长工们打开饭包,见饭菜乱七八糟地掺和在一起,都非常生气。他们责问屯吉:“你怎么搞的?把饭菜掺和在一起,像狗食一样,叫我们怎么吃呀?”
        “是太太让我这样给你们送来的。如果我不照办,她会打我的。”
        长工们无可奈何地强咽下去了。
        回到家里,长工们把这事儿告诉了大财主。大财主把屯吉叫来,问明了原委。
        他对妻子说:“你不是比我能干吗?怎么也用不成呢?”
        “哎,人连牛马都能使用,我就不相信用不成一个大活人!对于傻瓜,只有给他交待得清清楚楚,他才能做好。明天我再用他一次。”
        第二天,大财主老婆吩咐厨师把饭菜分别包好,放进篮子里。她对屯吉说道:“阿吉,你用扁担挑着篮子,去送给在地里干活的人们吃吧。”
        大财主老婆说完笑了笑,心想,屯吉这回一定不会搞错了。
        屯吉挑着东西走出村子,还没有走到大财主家的地里,就看见一群人正在忙忙碌碌地干活。他走过去,放下扁担,高喊:“大财主太太让我给你们送饭来了!”那群人心想:“她怎么会给我们送饭呢?”他们半信半疑地走过来,一看,香喷喷的饭菜分放在两个包里。他们高高兴兴地吃起来,边吃边表示向大财主夫妇祝福。
        屯吉回到家里,大财主老婆问他:“阿吉,那些人吃得痛快吗?”
        “是的,太太。他们吃得可痛快了,还说老爷太太真好,并祝你们二人健康长寿呢。”
        大财主老婆得意地对丈夫说:“怎么样?我今天用他很顺利吧?”
        大财主赞许地说:“嗯,还是女人心细呀!”
        太阳西斜了,长工们还不见有人送饭来,就只好提前收工回家了。
        大财主感到很惊讶:“哎,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到现在还没有给送饭,不回来我们就要饿死了!”
        大财主气得捶胸顿足,把妻子叫来问道:“中午你不是叫阿吉送饭去了吗?”
        “是呀,阿吉说他们吃得很痛快,还向我们祝福呢。”
        大财主把屯吉叫来,问他把饭送到哪儿去了?
        屯吉说:“老爷,我按照太太的吩咐送给在地里干活的人们吃了。”
         “那是给咱们家干活的人吗?”
        “太太只是说给在地里干活的人送去,并没有说给咱们家干活的人呀。我看到有人在地里干活,以为是太太说的那些人呢,就把饭菜给他们吃了。”
        大财主对妻子说:“喏,我用他时,你说我交待得不清楚,现在轮到你了,你看该怎么办吧。”
        大财主老婆说:“这事儿就算了。让厨师再给长工们做顿饭吃吧!”


        六、屯吉看守庄稼地和黄瓜园


        一天,大财主老婆对屯吉说:“阿吉,今天你去看守房子北面的庄稼地吧!”
        “是,太太。”
        屯吉来到地里,只是呆呆地坐在窝棚里。牛来吃庄稼,小孩子来摘果实,他全然置之不理,不闻不问。
        晚上,屯吉回到家里,大财主老婆问他:“阿吉,咱们的地怎么样?”
        “太太,那块地完好无缺,没有变化,您就放心吧。”
        “好,那你明天接着去看守吧。”
        第二天,屯吉来到庄稼地,像前一天一样仍然呆呆地坐在窝棚里。
        大财主老婆心里犯嘀咕:“阿吉真的会把这件事办好吗?那块地到底怎么样了?我得去看看。”
        她来到地里一看,见庄稼全被毁坏了。她愤怒地问屯吉:“阿吉,怎么把庄稼糟蹋成这个样子了?”
        “太太,您叫我看守庄稼地,就是长着庄稼的地,并没有让我看守庄稼呀!”
        “好了,阿吉,你真烦死我了!”
        第二天上午,大财主老婆详细地吩咐屯吉:“阿吉,你今天去看守咱们家的黄瓜园吧,不要让牲口进去吃,也不让人进去摘黄瓜。如果看见有人或牲口进去,你就要赶跑。你要记住,不是看守黄瓜地,而是看好地里的黄瓜,一棵也不能破坏,否则我要重重地打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太太。”
        屯吉说完,就向黄瓜园走去。
        那天,大财主的女儿想吃黄瓜,就进园子里去摘。屯吉看见了,拿起一根木棒从窝棚里跳出来,向大财主的女儿跑去,边跑边大声喊:“有人进园子里摘黄瓜啦!快滚出去!我要打死你!”
        大财主的女儿看见屯吉拿着木棒追过来,十分害怕,慌忙逃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爬起来又跑,一直跑回到家里。
        她跑进母亲屋里,哭诉道:“妈,刚才我去摘黄瓜吃,阿吉拿着木棒追打我,吓得我拼命跑,脚趾头都碰破了。您看!”
        大财主老婆看见女儿的脚趾鲜血直流,非常心疼。她安慰女儿道:“不要哭了,等阿吉回来我给你使劲打他,你快去上点药吧。”
        太阳下山了,屯吉跟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大财主老婆问屯吉:“阿吉,你为什么追打你姐姐呀?”
        “太太,因为她进园子里去摘黄瓜,所以我才追打她的。”
        “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儿吗?”
        “我知道。可是您吩咐我不要让人进去摘黄瓜,如果有人进去,就要赶跑。这位姐姐也是人呀。我正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
        大财主的女儿说:“妈,别跟他说了,您是说不过他的。”


        七、屯吉叫大财主回家


        一天,大财主到村外的一个亭子里去和官员们聚会,商讨事情。
        中午饭做好后,大财主老婆对屯吉说:“阿吉,你去喊老爷回家吃饭。”
        “是,太太。”
        屯吉走出村子,一边跑一边喊:“老爷!老爷!快回家吃饭吧!”
        越接近亭子,他的喊叫声越大。到了亭子跟前,他近乎声嘶力竭地喊道:“老爷!老爷!太太叫您回家吃饭去!”
        大财主感到在官员们面前丢了面子,脸色难看。他辞别官员们回到家里,对屯吉说:“以后再去叫我,不要离老远的就喊,只要走到我面前小声说一下就行了。”
        “是,老爷。今后我一定照您的话办。”
        过了些日子,大财主又一次到村外的亭子里和官员们讨论事情。忽然,他家的房子失火了。
        大财主老婆一面招呼人们救火,一面喊屯吉:“阿吉,你赶快去告诉老爷,家里失火了!”
        屯吉跑出去了。路上他慢慢腾腾地走着,快到亭子时,他拼命跑,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着什么。大财主见屯吉慌慌张张的样子,不知出了什么事,急忙问道:“阿吉,出什么事儿了?”
        屯吉走到大财主面前,附耳低声说:“老爷,家里失火了。”
        “你怎么不早说?鬼东西!”
        “上次我叫您时,不是您告诉我不要大声喊,要走到您面前小声说吗?”
        大财主听说家里失火了,也不再与屯吉理论,马上站起来,飞快地跑回家去,一看,房子正在熊熊燃烧。他赶紧组织抢救,折腾了大半天才把火扑灭。


        八、屯吉在家做饭


        大财主对妻子说:“屯吉在人们面前让我们丢尽了脸,以后就不让他出门了,只在家做饭吧。”
        “好吧。”
         大财主老婆把屯吉叫来,问道:“阿吉,你会做饭吗?”
        “是的,太太,让我做饭可以,但做菜我不会。”
        “那你就在家做饭吧,以后不要出门做事了。”
        大财主老婆叫来厨师,让他提醒屯吉做饭。交代完后,大财主和妻子一起出门办事去了。
        到了该做午饭的时候,厨师说:“阿吉,你点着火做饭吧。”
        屯吉点着火后,打开锅,又打开盆盆罐罐找饭。厨师走过来问道:“阿吉,你在找什么呀?”
        “找冷饭来做饭呀。”
        “不是拿冷饭来做饭,是拿米来做饭。”
        “怎么做?”
        “把米放在炉火上做。”
        屯吉把米拿来直接倒在燃烧着的炉火上。
        闻到焦糊味,厨师赶紧跑过来,看见满炉灶都是燃烧着的大米。他心中暗想:“再让他干下去,恐怕连饭都吃不上了。”
  他问屯吉:“还有米吗?”
        “没有了,都倒完了。”
        “糟糕。你快到邻居家借米去!”
        屯吉借来米,厨师让他去淘米做饭。屯吉哀求道:“大哥,请您帮我做吧。太太问我时,我告诉她说我会做饭,现在让我做米,我不会呀!”
         厨师急急忙忙替屯吉去淘米做饭。饭做熟了,而他自己的工作——炒菜还没有着落。这时,大财主夫妻回来了,随后长工们也收工回来了。
        大财主得知菜还没有炒,向厨师问明了原委。他对妻子说:“喏,我说阿吉什么都干不成吧,你还不信。”
        大财主老婆责问屯吉:“阿吉,早晨我问你的时候,你说会做饭,现在怎么不行了?”
        “太太,如果让我做饭,我真的会做,因为我见过我母亲经常把冷饭团放在锅上蒸或者放在水里煮。可今天厨师让我做米,我就不会了。”
        “算了,你这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