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转眼间我在检察机关这个大家庭中度过了36个春秋,36年沉淀了许多的故事,在这里,我把几个刻骨铭心的经历,奉献给大家。


  第一次穿检察服,最自豪的日子


  1984年5月1日,我迎来了第一套检察服,这是一套米黄色的制服,收腰的小翻领上衣,宽大的圆桶裤子,圆顶的大盖帽,厚重的国徽,金丝线绣成的肩章,这是检察机关重建以来第一套彰显检察官形象的制服,整套穿戴在身透露出一种无畏的威严。发放制服的当天,我与几个同事就在办试穿制服,当时,大盖帽的制服还是新生事物,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特别的羡慕。当我自己也拥有的时候,一种神圣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当天,我就和另一同事跑到照相馆,把自豪的神情留了下来。


  照片上封面,最为得意之作


  米黄色的检察服很少人知道,可我有一张照片,却让世人了解到中国检察官还有一套这样的检察服,《广西检察》杂志出版时,需要张封面照,当时我在广西自治区检察院培训,由于长得帅,被摄影记者选中,当时穿的就是这套米黄色的检察服。2008年,检察日报举办“我的检察三十年”活动中,检察制服的变迁栏目上,我这张照片成为经典。下图中间的便是在国家检察官学院里,这张照片被收藏。


  被围八个小时,最惊险的经历


  被围八个小时,这是我当上检察官以来最为惊险的经历。广西钟山县是我从事检察工作的起点地,1985年的4月,钟山县红花乡的两个村庄闹纠纷搞械斗,乡政府处理不了,县里派出工作组深入两个村里处理,工作组还没进村,就被情绪激动的村民轰了出来,县里就在公、检、法三家抽调人力再次进村处理。当时,检察院派出12名人员,我就是其中的一位。前面是公安的车子开道,检察的中巴在中间,法院的车子随后。车队刚进入村口,立马遇到一大群村民围堵,我们的车子被放气四周全是手拿木棒、锄头,情绪激动的村民。为了避免与村民正面冲突,我们只能克制地坐在车内等候县里来人解围。当时通讯相当落后,仅靠公安的步话机与县里联系,因为在山区里,信号不好,直到乡政府派人过来了解情况,才发现我们被围困。这一围,就是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我们忍气吞声,忍受漫骂,忍受饥饿,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在抽冷气。


  小品大赛登顶,最骄傲的体现


  九十年代是全国文艺复兴,百花齐放的年代,小品是当时最热门的艺术表现形式。1990年,广西南宁举行了第一届小品大赛,负责主办的市文联与团市委,给全市各单位都发了参赛邀请函,南宁市人民检察院也收到了函件。从钟山县检察院调到南宁市检察院后,我一直在研究室工作,写报告文学、通讯报道是我的强项,编戏剧小品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当时年少卿狂,仅用一周时间,就创作出一个瞎子与哑巴互通有无的小品《打电话》。我演瞎子,研究室的一名女同事演哑巴,我弟弟在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进修过,就责无旁贷地过来当起了导演。就这样,几个年轻人苦练一周,风风火火地去参赛了。想不到的是,本来是志在参与,竟然一鼓作气从初赛杀到决赛,决赛的当晚,九个评委中七人推翻了原定的编剧一等奖作品,选定我的小品为编剧一等奖。这是本次小品比赛中唯一的一个没有现场颁奖,第二天才支组委会领奖。后来南宁市艺术剧院院长用我这个小品参加文化部全国小品大赛,获得编剧三等奖。


  四篇作品全拿奖,最幸运的作者


  1995年,时任广东省检察院的王骏检察长,组织了一次规模宏大的检察文学征文活动。那时,我已从广西的南宁市检察院调到广东的汕尾市检察院工作,检察文学是我一生的追求,机会既然来了,我是不会错过的。于是,我创作了四篇作品,两篇报告文学,两篇电视剧本。四篇作品送上省检察院后,有三篇获奖,二等奖一篇,三等奖两篇。当时的省检察院研究室主任陈华杰向对我说:“省检察院要出一本检察文学征文选《检察官的情怀》,你四篇作品都有相当高的水平,为了让其它检察院的作品也能上这本书,你的四篇作品我们只能评选三篇。”其实,有三篇作品获奖我已是很高兴的了,但是,对没有被评上的那篇报告文学,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遗憾。正在这时,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人民检察》搞了个“检察办案能手有奖征文”,我就把这篇“落选”作品寄了上去,在期待的心情中等来了令人兴奋的结果,我这篇报告文学获得了征文一等奖。


  开七天庭写八千字,现场直击第一大案


  1999年,汕尾海域发生一起惊天大案,23名船员被“海盗”抢劫船只时杀害,当时媒体称这起案件为“新中国最大的海上抢劫杀人案”。在政法线内,这起案件的代号定为“9901”案,意思1999年第一案。公诉的时候,时任汕尾检察院的黄其粤检察长交给了我一个任务,要我参加法庭的旁听,日写一篇简报,同时写一篇庭审纪实文学。“9901”案是我在检察生涯中旁听过最长的一个审判,开了七天的庭。这七天,我白天到庭旁听,晚上在家里写作,庭结束的当天,我那八千多字的纪实文学也出来了。这篇纪实文学,《检察日报》、《汕尾日报》等媒体转载后受到很大的社会反响,当时,我的稿件送到《汕尾日报》时,南方日报的记者所写的长篇纪实已经排版,编辑看了我的稿件后,果断撤掉那篇文稿上和的稿件。为此,我被广东省检察院荣记三等功。

  我的检察故事还有许多,办案的我就不写上去了,只选择跟文学方面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