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刚至,一群群野鸭和红嘴鸥汇聚到了汉江,又一轮寒风凛冽前的大迁徙浩浩荡荡。对于候鸟来说,秦岭深处的世外桃源总是充满极度诱惑。

  除了候鸟本能的追捧,垂钓者对水美鱼肥的汉江更是趋之若鹜。汉中冬天很少下雪,纵使下雪也不会长时间积雪,“独钓寒江雪”的景象少见,所以一排排的垂钓者钓不来诗一般的意境,只能收获盘中的美味。

  汉江就像秦岭的大动脉,它随着山型百转千回横空出世,在崇山峻岭的驱动下冲击沉淀出汉中平原,“天府之国”最早说的就是这块物产丰富、寒暑不至的好地方。走遍千山万水,优雅汉中最美。这里既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天然绿色屏障环绕,又有一望无际的烟雨平川静卧,从里到外始终洋溢着灵秀和怡然,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浑然天成原汁原味。

  冬天在汉江边漫步,心境会逐渐宁静开阔,犹如满身尘埃被甘霖剥落焕发出自然的光彩,祥和之气随着缓缓的波涛辐散而出,把喧嚣和虚华隔绝在遥远的世界。偶尔翩飞的落叶,像喝醉酒的行者收获了满满旅程之后,寻着影子摇晃在回家的路上。也许它会美美地睡上一个冬天,化作来年的春泥继而挂上绿丝绦,又摇曳在和煦的暖风中陪伴汉江潮起潮落。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来汉江冬泳的人络绎不绝,而且以年长者居多,估计这项活动有些年头了吧,只是忙碌在匆匆人生路,我们没有顾上去发现而已。汉江水质真的不错,再加上这一群朝气蓬勃的运动达人,会使你错觉一江碧水春已还、暖回大地万重山。如果凝视时间再长一点,水面上的丝丝蒸汽把你带入仙境,如梦如幻。

  春天的汉江,杨柳依依婀娜妩媚,芳草与百花齐放,无风也能艳浪翻飞。夏天的汉江,丛林密布绿茵滔天,滚滚江水浩瀚无垠,清凉阵阵沁暑寒。秋天的汉江,芦苇纷飞绿意犹在,霜叶初红迎风招展,层层叠叠彩色弥漫。冬天的汉江,除了景色没有衰败,气质也是别具一格。在经历了春艳、夏凉、秋彩之后,它爆发出少有的顽强。游泳者浪中的腾博、满江候鸟的翻飞、枯而不倒的芦苇迎风,这是一个冬而不眠的世界。

  也许待到春风又绿江两岸、群雁北飞寂静还,你才恍然若失:汉江的冬天如此美丽而短暂,它又留下了一个漫长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