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与雲明同学一起去了趟绍兴,游了羊山、石佛寺和安昌古镇。虽然雨雪交加,但过程是很愉悦的。特别是雲明同学的某些小举动,让我既欣慰又温暖。

    第一站是羊山石城,地上全是积雪,拾级而上或沿石阶下时,最怕一脚没踩稳给摔倒了。雲明同学就紧紧拉着我的手,成为我的拐杖。他为我打伞,扶着我,提醒我走路小心,非常细心。他不喜欢拍照,但为了满足我合影的愿望,还是答应了。拍照时,很自然地搂住我的肩膀,拍了一张很不错的照片。

    在马路边,我只顾着拍石佛寺外景的照片,没注意身后有汽车开过来,雲明同学急得在路的另一边大声喊道,有车有车,快让开。我回头,赶紧避开。他跑过来,严肃地对我说,你怎么一点也不注意安全?我虚心接受了他的批评。

    每次我和他一起出去走,雲明同学就会让我走在马路里侧,他在外侧。如果我走路看手机或只顾说话不看路,他就要说我这样太危险,让人很不放心。

    在安昌古镇吃好饭,大家就自由活动。由于没有拿伞,而雨丝越来越密,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同行的一位美女让我和她拼一把伞。女人们喜欢拍照,一来两去,我淋着雨走在了前面。雲明同学一见,忙把羽绒服上的帽子取下来,戴在我头上,他自己淋着雨。

    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觉得有这么个懂事的儿子是我的幸运。

    帽子戴上后,既遮风挡雨,又起到了保暖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心暖。后来我问雲明怎么想到的,这么有孝心。他说,这不是孝不孝的问题,是尽可能想得周到些,让你淋着不如我淋着。

    真是个贴心的暖男。

    我想起雲明同学读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他放学回家,从书包里拿着两块小糕点,说是他的同学送他吃的。可他没吃,带回来了。因为他认为这么好吃的东西,妈妈肯定没有吃过,所以让我尝尝。

    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过去这么多年,我还依然记得。当我提起这件事,雲明同学说他早忘记了,还问我是不是编出来的?其实在我们家,有什么好东西,从来都是一起分享,而不是孩子独享。

    我一直对雲明同学采取了放养的教育方式,我坚信一个天性善良的孩子,不会坏到哪里去。以前我和他一起去超市购物,遇到门口有老年乞讨者,他一定会从口袋里掏出一元甚至五元钱放在对方的盆子里。有时候已经走过了,他还要倒回去,不然心里好像很不安。可对自己很节约,吃面基本上点青菜面。

    也许在世俗的眼里,雲明同学有点另类。他喜欢穿汉服,崇拜王阳明,也爱玩游戏,留着偏长的头发,买了一大堆的哲学书自己啃。他比很多同龄人要成熟,会认真思考。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努力的目标。在物质上,从不攀比,也不计较。唯一的奢侈就是喜欢电子产品,省下钱就去更新换代。有一年暑假打工,他把挣来的钱给我换了一台电脑。所以对他那些爱好,我几乎不干涉。

    直到今天,我和雲明同学的约定依然是各自管好自己,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必须要走的路,谁也无法替代。我信任雲明同学,相信他一定会有一个他想要的人生。作为他的母亲,我就站在路边,为他加油、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