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礼丢人吗?

  汪宏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不痛;又扇了一巴掌,有点痛;狠狠扇了一巴掌,痛得他跳了起来,半边脸火辣辣的。你这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混蛋!他大声骂着自己。

  他当了副处长已经八年了,这些年,他一直和分管领导王副局长拧不到一块,苦吃了不少,事干了不少,就是不落好。年底民主测评,他每每领先,可到王副局长手中就被卡了。

  汪宏心直口快,嘴不饶人。从小就喜欢逆向思维,老师说东,他偏说西,总是与老师斗嘴劲。到了局机关,凭他的能力和敬业精神,完全可以胜任更高层次的工作。可是,这张比狗屎还臭的嘴不知给他招来了多少祸殃。

  这回又顶撞了王副局长,顶头上司能得罪吗?就你能!

  这下好,王副局长一状告到了刘局长那里。刘局长刚来,情况不太了解,坏印象形成,就不好办了。

  过了中秋节,局里要研究人事问题,怎么办?

  你没听说过?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平级调动;勤跑多送,提拔重用。

  王副局长也暗示过,人最重要的是要感情认同,感情联络。逢年过节,王副局长整天接待客人,和他感情联络的人实在太多了。

  汪宏在局里工作十多年了,从来没有给领导送过礼,局长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为自己提拔的事给领导送礼,他真的不好意思。

  老婆说,你再能干,得不到领导赏识,又能怎样?一起工作的,别人几年前就当处长了,你又不比别人差,现在官大官小都和工资挂钩的。马上要过中秋节了,正好送点礼给领导,联络一下感情。

  送给哪个局长?

  你傻啊?当然两个人都送啊!

  送什么呢?

  老婆说,王副局长最好送钱,烟酒他是看不上。刘局长送两条中华香烟,两瓶茅台酒,这是最起码的。我来帮你准备。老婆倒是挺爽快的。

  在老婆的催促下,汪宏终于给王副局长打了电话,关机了。

  这不,又打听到了刘局长的住处,一路上磨磨蹭蹭,心里真的不想去,做自己违心的事多难啊。

  终于来到了刘局长家门前,汪宏忐忑不安地给刘局长打电话:“刘局长,我是汪宏,马上要过节了想来看看您,我已经在您家门口了。”

  刘局长说:“小汪同志啊,天天在局里见面,有话到单位说吧。过节,大家都过,我家什么都不缺。我在局里工资最高,怎么忍心收同志们的礼呢?你回去吧。”

  汪宏吃了闭门羹,多难为情啊!

  汪宏立即给老婆打电话:“老婆,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刘局长连家门都没让我进,多难堪啊!”

  提拔的事算是玩完了,不提拔又怎么样?雷锋一辈子也没当过官,不是也蛮伟大的吗?汪宏一下子轻松了,回去的速度要快得多。

  过了中秋节,局里竞争上岗,汪宏没想到自己竟然榜上有名。

  王副局长呢?听说,被纪委双规了!是被送礼的人送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