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场 抗日斗倭


第一幕 虎穴爆破

1935年,已经在蒙古国学习工作六年多的康富成(贾力更),得知日寇占领东三省,热察地区大部沦陷。他一再请战回国。按照组织安排,他又投入近两年时间,进行特种训练,如战略战术,侦查和爆破等实战技能。

1937年8月,七七事变后,他坚决要求奔赴国难。康富成(贾力更)带着简单的行囊秘密回国。

贾力更:(唱) 

惊闻卢沟桥七七事变,

坚决要求奔赴祖国危难。

侦查擒拿格斗特种训练,

还学会了土法制作定时炸弹。

秘密回国乔装改扮,

我本原名康富成,

改名贾力更好通关,

脸部手术除去黑痣。

活动经费金条金戒指隐箱内,

离别祖国已经八年。

励精图治大干一场,

定把黑暗的旧世界,

打他个底儿朝天。

1937年10月土默特旗榆树打尔架村一间破旧土坯房内,娜高母亲,娜高哥哥忽必图,村民巨才,进才,阿拉腾扎布,小王围坐一起。

贾力更刚进屋。

岳母:富成,你可算回来了!

贾力更:岳母大人你老安好!乡亲们安好!我媳妇和娃娃小梅,小月善可好?让你受累了。

岳母:富成啊,我那可怜的闺女和一双外孙呀!

岳母声泪俱下地痛说娜高和孩子们不幸夭亡的经过。国仇家恨,让在场的人无不义愤填膺。

娜高母亲:(唱)富成你离家走后没多久,

娜女子和两个娃染伤寒。

年景遭灾天大旱,

官府催租掠税捐。

可怜我三个亲骨肉,

活生生地看着无力救,

眼睁睁看着命丧黄泉,

哭死我这白发人谁人可怜。

山高路远信儿难送,

她们离世已八年。

贾力更:(唱)        

闻听噩耗五內焚,

刹那惊呆泪沾襟。

我可怜的发妻你冤屈,

我可爱的小梅月善,

你们年幼夭折疼煞奔波的父亲。

贾力更转身朝向岳母(唱)

叫声岳母老娘亲,

莫悲哭来莫伤心,

世间最苦是白发送走黑发人。

是我对不住她们娘母三个,

没能照顾好你老的闺女和外孙孙。

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

先报国仇再雪家恨。

贾力更:忽必图大哥你明天辛苦到趟归化城,想方设法联系上奎壁同志,就说,我回来了,约个时间见个面。回来后,再去李森那,给我取回几条枪来。

贾力更:巨才,进才兄,你俩把这个房子收拾出来,我出费用开个小卖店,作为掩护抗日活动的联系点。

贾力更:阿拉腾扎布,王胜,你俩敢不敢和我去炸日本鬼子的军火库?阿拉腾扎布和王胜:敢!富成哥你说,怎么干?

贾力更和阿拉腾扎布,王胜小声耳语。然后转向大家:好!说干就干,大家分头行动。


换场。

1938年10月的一天,大同城北卧虎湾南洼,不远处的火车岔道上,鬼子指挥抓来的苦力,从军火列车上往下卸运弹药箱子。鬼子兵荷枪实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时还有一队队巡逻兵过场。

鬼子小队长对鬼子兵大喝:这批军火,关系到帝国圣战,任何人不得懈怠,稍有差错,格杀无论!

鬼子兵齐应:嗨!嗨!

爆破小组贾力更和阿拉腾扎布,王胜三人化妆乘火车到了大同,上场。贾力更:两位兄弟听好,我侦查好了位于卧虎湾南边的军火库情况,我们混进乞丐群里,当上搬运军火的苦工,然后混进军火库。分头行动。

贾力更:(唱)

提起日寇咬碎牙,

狼子野心犯中华,

屯兵戍武大同卧虎湾南洼,

军火储运把人杀。

企图将武器运到归化城,

再向西把伊盟和后套攻垮。

向南进攻晋西北,

妄想钳型攻势,

对准陕北中央苏区,

蚕食中国狂妄自大。

岂能让日寇得逞想办法,

先设方混进军火库,

今我三人立下志,

定要用鬼子的杀人弹药放烟花。

鬼子兵端枪拦住贾力更三人:你们什么的干活?

贾力更:太君,经商的,从厚和城来,贩卖皮毛,这是我的行李,请检查。说着递上行李包,顺便塞给鬼子一个银元,你的喝酒。

鬼子兵检查过行李包还给贾力更:你的,良民大大的!随即把枪对准阿拉腾扎布,王胜:他们两个的,什么的干活?

贾力更:他们两个,我的跟班伙计,受苦的干活。

阿拉腾扎布,王胜:太君,我俩是掌柜的伙计,受苦的,苦力的。

鬼子兵大喊:吆西,大大的好,那边的站队,苦力的搬运,开路的。

贾力更:太军,他们的,还得给我的干活啊?

鬼子兵凶像显露:巴嘎,不由分说,把两人抓走。

第二天,大同城北卧虎湾南洼,不远处的火车岔道边上的军火仓库,被抓来的苦工搬运弹药箱子。

衣衫褴褛的贾力更上场。

贾力更:(唱)

昨天我们兄弟三人乔装进了城,

本是深入虎穴来爆破,

阿拉腾扎布和王胜被抓了劳工。

一时乱了计划也窃喜,

我顺水推舟混入乞丐队伍中。

鬼子在乞丐群里抓苦力,

我借机趁势来到军火库,

眼观六路寻找阿拉腾扎布和王胜。

在军火仓库里,贾力更专门拣又大又重的箱子搬,迷糊住鬼子监工。

鬼子监工:这个苦力大大的好!

搬运了一个来回,阿拉腾扎布和王胜上场,肩上扛着大箱子。和扛着箱子的贾力更碰面。

贾力更和阿拉腾扎布,王胜交头接耳:我把手枪匕首,制作定时炸弹的材料放在附近的一家旅馆,百安旅馆,我租了一个房间。今晚子夜时分,分头溜出工棚,到旅馆取出东西,退了住房,把东西藏在烂皮袄袖筒子里,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睡觉。第二天上工时藏身上带进军火库,听我指令,收工后,行动!

阿拉腾扎布和王胜:明白!

鬼子兵端枪过来:巴嘎,快快的干活!

三人扛起箱子分散开,下场。

深夜,劳工工棚。贾力更悄悄摸出工棚,到接头地点与阿拉腾扎布,王胜会合。

贾力更:两位兄弟稍等,我去去就来。

贾力更下场,不一会上场,从怀里掏出瓶子和麻纸,还有两瓶装满液体的大瓶子。

阿拉腾扎布和王胜哈哈大笑:老贾,这就是你的定时炸弹?一脸的不解。

贾力更:两位兄弟,可别小看这些东西,它们不仅能把鬼子的军火库连锅端,还能给我们顺利逃脱留了足够的时间。这是我在蒙古国学到的绝技。听我简单道来,空瓶里先倒入硫酸,硫酸上边铺上麻纸,麻纸塞严,上边再倒进汽油,拧紧后放进弹药箱子,就等着硫酸穿透麻纸,遇到汽油燃烧后爆炸,进一步引起弹药爆炸,连环爆炸。硫酸穿透麻纸需要一段时间,大约两个时辰,正好是我们逃生的时间。

阿拉腾扎布和王胜:可算开眼啦。

三人分别装上制作定时炸弹的汽油,硫酸和麻纸,迅速返回工棚睡觉。

第二天,贾力更和阿拉腾扎布和王胜上场,分别把汽油,硫酸和麻纸藏烂皮袄袖筒子里,若无其事地去上工。

鬼子监工见到他,伸出大拇指:你的,大大的这个。

贾力更:是,是。

太阳落山收工后。

贾力更上场:(唱)

两位兄弟门口掩护

我趁机潜入到仓库,

迅速在弹药箱子空隙间,

把定时炸弹制作妥当安装住。

这土法定时炸弹学习训练自蒙古,

硫酸,汽油,麻纸中间铺,

单等硫酸慢慢把麻纸穿,

遇到汽油燃烧爆炸串联全仓库。

贾力更从皮袄袖子掏出准备好的材料,一连安放几个硫酸汽油瓶子,然后,不慌不忙地走出军火库。

贾力更:阿拉腾扎布,小王,好兄弟们,妥了,回家!

当贾力更三人已经坐上西行火车时,就听几声巨响,卧虎湾倾刻变成了火海,爆破成功了。

鬼子小队长和鬼子兵持枪跑步上场。

鬼子小队长:全城戒严,挖地三尺!


第二幕 大青山游击队军需部长

1939年8月的一天,在打尔架村贾力更的小卖店,贾力更和毕力格巴图,丁树林商议给大青山支队运送武器和军需物资的事情。

毕力格巴图:我从伪蒙古军炮兵团弄了一批枪支弹药,咋能送山上啊?

丁树林:难了,出城的棉布不能超过六尺,咸盐和药品不让你带。

贾力更:(唱)

日寇封锁闹三光,

企图亡华民族殇。

青山不屈奋抵抗,

誓把侵略者赶进太平洋。

贾力更:同志们呀,(唱)

部队冬不得棉,夏不得单,

武器弹药得不到补充快打完,

伤病员无医无药治,

衣食不裹腹度饥寒。

贾力更:不但这批武器要送山上,还要再弄些药物和衣物。我有办法了。

三人耳语后分头行动。

第二天,贾力更和毕力格巴图,丁树林,李才几人来到归化城棺材铺。

贾力更:(唱)

为给部队送军需,

乔装改扮送灵西。

推车来到棺材铺,

急需物资枪支弹药装棺里。

贾力更:掌柜的,买一口大尺寸的棺材。

他们用车拉上棺材到毕力格巴图藏匿东西的仓房里,把武器和药品衣物紧密装在棺材里,上边铺好麻袋后,再堆放上事先准备好的臭猪肉皮和腐烂的肉。

贾力更:这批大青山支队急需的物资能不能顺利出城和运送上山,就看各位的了。

众人:军需部长你就下令吧!

贾力更:好,同志们!披麻戴孝,出发!

贾力更一行拉着棺材,假扮出殡的,扛着引魂幡,拄着哭丧棒,一路嚎哭着行西口子走去,途经鬼子盘查。

鬼子兵:什么的干活?

贾力更:埋死人,伤寒的,死了的。

鬼子看见爬满苍蝇,恶臭满天的棺材,害怕起来一边往后躲,一边大喊:快快的开路!

众人推车下场。

大青山万家沟,大青山支队司令部,李井泉,姚喆,彭德大三位领导等候在会议室。

贾力更一行四人风尘仆仆走进来。

李井泉:欢迎传奇英雄们!

贾力更:首长好!

大家一一握手。

李井泉:及时雨啊!有你们这批物资做保障,战士们杀鬼子更有劲儿了。

贾力更:自从大青山游击支队在陶林,乌兰花和蜈蚣坝打了胜仗,老百姓欢欣鼓舞,都自愿捐衣送粮。请部队首长放心,我们会冲破敌人封锁线,把军需物资源源不断送上山来。

李井泉:有人民的支持,咱们的战士如虎添翼,我们的队伍勇往直前,一定会在大青山一带打出一个新的局面!

在场众人热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