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没有死,他还年轻,在人世上才过了十六个春秋。
  一个轻柔的声音仿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叫他,他听见了,走了过去,到了一个雪白的世界——白墙、白窗、白衣服、白口罩。
  啊,是医院,对,是医院,怎么躺在这里?当他的意识、知觉刚刚恢复的第一秒钟,一生中最强烈的记忆猛地跳了出来……
  那一天,刘青、刘平兄弟俩来找了他帮忙, 对于李斌来讲,刘氏兄弟对他可是有情、有义、有恩。为朋友两肋插刀,江湖上讲的就是义气,没有过多的思考,李斌便随他们一同出发了,参加了打架斗殴。
  青春过剩的精力被罪恶的江湖义气点燃,李斌拔出刀对着靠得最近的小光头的后胸就是一刀。此刻,在他的眼前却只有一个字——杀!
  随后他便成了对方砍杀的重点,他一头钻到了床下,半截身子露在外面,尽管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但是,好歹还活着……
  血腥扑面,惨不忍睹,医院里一片混乱,医生、护士、病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懵了。
  “斌儿啊,醒来吧……” 妈妈不停地呼唤着,眼泪沿着李斌的妈妈两侧的脸颊刷刷地往下流。
  李斌长得非常讨人喜欢,还有一对酒窝。出生时,父母都喜欢他,希望他文武双全,取名叫李斌。可好景不长,他父亲就有了新欢,抛下了他们母子。
  李斌没有父爱,就在外面寻找保护,刘氏两兄弟就是最好的靠山。他不好好上学,成天和这伙小流氓在一起鬼混……。
  李斌在妈妈的呼唤声中醒来了,等待他的是无期徒刑的宣判。
  无期徒刑,遥遥无期,面对着铁窗,一辈子没有自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李斌不想活了,他不吃不喝,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少管所王队长亲自将饭端到他的面前,他头都不抬。检察院的驻所检察室的“知心姐姐”找他谈心,告诉他无期徒刑只要表现好可以减刑,十多年后他就会有自由,重归社会。
  妈妈来看他了,一句话,一把泪:“斌儿啊,都是妈妈不好。爸爸走了,妈妈整天忙挣钱,没能管好你,妈妈有罪,妈陪你一起坐牢。” 
  一串泪水从李斌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妈妈走后,李斌开始吃饭了。
  少年犯管教所北面一道铁丝网,后面就是十里长山的悬崖,在这里整个监狱便一览无余了。
  妈妈为了天天能看见孩子,给他活下去的信心,她从后山攀登上了长山的悬崖,每天七点到八点,孩子在操场放风。
  妈妈每天都准时站在悬崖边,向李斌挥动着手中的红围巾,高喊着:“李斌,妈妈在这儿,加油啊!”李斌听不见,只看见了晃动的红围巾,那是妈妈在向他挥挥手,浑身充满了活力。他也向妈妈挥挥手,妈妈看见了。
  一年四季,无论天寒地冻,还是闷热难耐, 每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在十里长山连绵起伏的山脉悬崖边,在绿绿葱葱勃勃生机的万绿丛中,总有一点红色在晃动,那是生命里的一簇火焰,是母爱播下的火种。
  就这样,妈妈靠捡破烂生活,以馒头、稀饭、咸菜过日子,每天一早就上山,喊着儿了的名字,挥动着手中的红围巾。
  妈妈天天独自陪伴着犯罪的儿子,她要用母爱来弥补儿子没有父爱的缺憾,用母爱给了儿子生的希望。她要让儿子看着她一天天变老,她看着儿子一天天改好。
  大家都看到了李斌的变化,开始乐观了,上进了。 
  有一天,天下着大雨,孩子们没有出操,李斌在铁窗前还是看到了那红色的火焰在晃动,李斌大声哭喊着:“妈妈,我看到了,回去吧,您放心吧!”
  第二天,李斌再也没有看到山头晃动的红围巾。
  检察院“知心姐姐”来了,告诉他妈妈下山时,摔伤了,在医院里治疗,是政府给的钱,还给他带来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孩子,好好的活下去,妈妈,盼儿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