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多云

 

  这只南瓜,是今年种的南瓜秧里,唯一结果的。小小的,悬在围栏边上,天气渐渐冷了,我不知道它还能撑多久。
  因为是唯一,所以获得了特别的关注。
  我是看着它一点点圆润起来,从一颗杨梅那么大,到现在估计一只小碗都要装不下了。我想再大点,是不是该给它找个托,免得藤承受不了这重量给折断了。
  每天早上去露台,总要与它对视一番,说些心里想说的话。有些话不能让风听到,风是个长舌妇,会到处乱传播消息。还是说给花草或南瓜听好,你看,它长得多么的朴实,一脸忠厚,绝对不会胡乱猜测我的心事。每次说完,我的手指会轻轻从南瓜身上滑过,为了不划伤它的肌肤,我特意剪短了指甲。
  我很希望它能长成一只特别的南瓜,不管是形状还是颜色,这样我就可以留着它,说不定可以变成工艺品。不过从目前看是不可能了,它长得很正,完全是传统的形象。如果它能荣幸地长大,一定是只标准的南瓜。标准的南瓜,最终的归宿就是被吃掉。就好像老实人,经常被人欺侮一样,难怪现在的人越来越聪明。以前,老实代表着靠得住,值得信赖。现在,老实等同于愚笨。这个社会衡量人的标准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
  当然,这世上既然有人精,自然也有傻子。傻子又分真傻与假傻,真傻少,假傻多。不是有句话嘛,“套路我都懂,只不过舍不得对你用。”你说人家傻,却不知人家是高情商,原来真正傻的人是你自己,不是别人。
  窗外风好大,我又要看南瓜了,我有耐心等它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