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风太过迅猛,没有一点人情味儿。因而冬天的太阳变得迷人,让人很是珍惜这难得的温暖。

  大二那年的初冬,一个星期天的午后,和同学漫步在街头,任柔和灿烂的晖光洒落过肩的长发,心情豁然开朗。那天的街市上,行人熙熙攘攘,我竟意外被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小猫吸引。  

  一个狭小的铁笼子里,关着四只小猫,其他三只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饥饿,就那么蜷缩在角落,只有它,睁大好奇的眼睛看着过往的行人。  

  忽然,它看见了我,瞧着我,非但不畏惧,竟然随着我的靠近而欢欣起来。我往左移动,它就随着我跳到笼子的左边;我往右移动,它又跳到笼子的右边……

  卖猫人适时走来,喋喋的向我推荐,同学见状上前将我拉开。是啊,该怎么养活它呢?心里想着,脚步随同学移动着,可眼睛还是忍不住回望了一下。

  天呐,我看见了什么!  

  那只小猫竟然焦急地站立起来,两只小爪在笼子边上抓来抓去。我们之间虽然隔了那么多人,但透过人潮的缝隙我仍然看到了它企盼、笃定的眼神。没有哀求,没有悲伤,只是那样定定的看着我,着实让我震撼! 


  是的,结果是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它。怎么养?再说吧。我无法辜负那双眼睛,也许这就是于千万人中,看到的那双!  

  几经辗转,它终于有了暂时的安身之所,那是我常去的一家小店。店主是位好心的大姐,答应帮我收留它,直到我放寒假。  

  此后N年,它在我家中,一直安好。 


  它很可爱,也很聪明,好像能看透我的心事。我高兴的时候,它就蹦来蹦去同我一起玩耍;我不开心的时候,它就静静的趴在我身边,有时还用它刺刺的舌头舔舔我的手;我生气的时候,它就蹲在不远处看着我,等我消气了,才试探着凑过来;我生病了,它就在我身边转圈,呜呜地低咽着,偶尔用头蹭蹭我的手,拱拱我的脚……

  白天晴暖,我抱着它一起晒太阳;晚上写作,它会趴在桌子上陪我熬夜……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几年的光景,它俨然已是一只成熟的大猫了,我也毕业了,工作了,与它相伴的时间愈来愈少。  

  它依然很顽皮,但只限和我。家里来的客人想要逗弄它,都被它远远的躲开了。迈着悠闲的步伐,不屑的眼神下,冷冷的,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笑,却又为之一振。


  都说女人如猫,乖巧且可爱,温顺又妩媚,喜欢被人抱于怀中撒娇,偶尔大发性情亦嗔亦怒,对人若即若离,有一些特立独行的味道。  

  而它,亦如是。看似彬彬有礼,却又孤冷清高,似与人类划清了界限,并不需要温存与施舍,不会召之即来,随性自在,并不局限于受人疼爱招人喜欢。     

  是啊,这就是它,正因如此,它亦走的决绝。  

  大概是觉得我对它有所疏离吧,在N年后的一个秋夜,也是现在这个季节,它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我找遍了所有它能去的地方,无果。

  它的食碟还在,还留着它挑食的证据;它的一撮长毛还挂在路边的草丛上,因为它像波斯猫一样,浑身长满了长长的毛,夏天暑热,我为它修剪过,我认得;沙发上还有它挠过的爪印,为此我还追着吓唬它半天,它上蹿下跳的和我互相追逐,累得不行,我们都停下来喘着粗气对峙,对视;抽屉里给它包扎伤口剩下的纱布还在,那次它受伤了,流了很多血,差点死掉;我的手心上,仿佛还有它舔过的温度,湿湿的,痒痒的,经久不散……  

  那座老房子里,有它来过的痕迹,有它留下的气息,更有它决然离去的惆怅……  

  《自然之道》里说到猫:“倔强,脆弱,孤独,只有被充分宠爱,被不断追求才能在爱的气氛里像花一样开放,只有当被宠爱时它的智慧才以安静的方式表现出来。”  

  可《自然之道》里没说,养猫的人,亦孤傲……  

  让人如此伤感的,不是它走了,而是它曾来过……  

  自此之后,再未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