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至5日,我作为海淀区男子代表队的运动员参加了在北京农业职业学院体育馆举行的第十五届北京市运动会群众组羽毛球团体赛。这是我所参加过的级别最高的运动会。我这辈子参加过不少运动会和体育比赛,有学校的,有工作单位的、也有社会组织的。四十多年前,我在“北大荒”下乡时参加过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七团二营十八连的运动会,获得了男子100米和400米短跑第一名和乒乓球男子单打冠军。当时,我的百米成绩是12秒9。二十多年前,我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教工代表队的成员参加过海淀区职工足球联赛和海峡两岸教授篮球赛。从2007年至今,我还带领人大法学羽毛球俱乐部每年一次地举办了十届全国性“法学教授羽毛球邀请赛”(另有一届是武汉大学举办的)。

  这届北京市运动会群众组的羽毛球团体赛共有来自各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燕山地区的17支代表队参加,汇集了北京各个年龄段的业余高手,许多场比赛都很激烈,很精彩。我们海淀区男队和女队在领队李莎、教练庄红宁和林立文的带领下,团结奋战,一路闯关,最终获得了男子团体第一名和女子团体第二名的好成绩。其中,男团夺冠既靠队员实力与合作精神,也靠几分运气。

  8月3日,我们海淀男队先后战胜了朝阳代表队和石景山代表队,以小组第一的成绩进入十二强。在当晚的抽签中,庄教练手气甚佳,我们不仅获得了进入八强的“直通车票”,而且进入了对手实力较弱的上半区。4日,我们在四分之一赛中淘汰了燕山代表队,在半决赛中淘汰了密云代表队,成功闯进决赛。对手是顺义代表队,他们在半决赛中淘汰了夺冠呼声很高的开发区代表队。5日上午,女团决赛和男女团体第三至八名的排位赛全部结束,只留下男团决赛作为颁奖典礼之前的“压轴戏”。

  运动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午休时间把比赛场地由10块改为2块,一主一副,设在体育馆中间。每块场地周围除了主裁判和发球裁判的座椅外,还摆放了十个司线员的座椅,看上去相当气派,堪比世锦赛的现场!这场决赛还要进行网上直播,所以运动员都要在裁判员的引领下沿规定路线入场,而且主持人还要逐一介绍参赛选手。决赛与前面的比赛相同,共设七项,即八人接龙赛、A组(34岁以下)单打和双打、B组(35至49岁)单打和双打、C组(50至59岁)双打、D组(60岁以上)三打三。根据比赛规则,接龙赛为第一场,其余的出场顺序由赛前抽签决定。

  下午1点整,决赛开始。首先进行的是八人接龙赛,海淀队以2:1旗开得胜。接下来就是60组的三打三,郭亚臣、王世增和我上场。在先输一局之后,我们及时调整心态,连胜两局,拿下重要的一分。随后相继登场的是A组单打沈科杰和C组双打郭晓宏、许连生。小沈在前两局战成一平之后,第三局比分领先。郭许组合也顺利地拿下第一局。当时我以为海淀队胜券在握,甚至感觉这决赛赢得太轻松了。但是战局突变,小沈在决胜局以20:16获得4个赛点,却被对手扳平,最终以23:25落败。郭许组合也输掉了第二局。此时的局势相当严峻,因为在剩余的三场比赛中,海淀队仅在B组双打占有优势,而顺义队在其他两项都略占上风。不过,经验丰富的郭许组合在第三局奋力拼搏,艰难取胜。然后,B组双打的闫崴和罗川不负众望,以2:0战胜对手。海淀队以4:1的总分获得冠军。

  颁奖仪式是轻松欢快的。大家都是羽毛球的业余爱好者,参加比赛,乐在其中,获奖则是额外的喜悦。站在颁奖台上,看着手中的获奖证书,我还真有些兴奋,因为这是我所获得的最高级别的羽毛球奖项,而且还实现了我为自己设定的“狗年小目标”之一。

  回想三天的比赛,令我感受最深的是海淀队的团队精神。我们这些运动员来自各行各业,其中多数人都是我的“初识”。不过,在比赛过程中,我们团结一心,共同拼搏。上场者尽心尽力,场下者热情助阵。特别是在“八人接龙赛”和“三打三”的比赛中,互相配合是特别重要的。另外,海淀区体校的几位教练不仅指导我们打球,还细致入微地安排我们的“吃穿住行”,有效地提升了我们这支临时球队的凝聚力。其实,这次参赛的多支代表队的实力都很接近,胜负都在情理之中。海淀队能够夺冠,团队精神应该是因素之一。

  在这次比赛中,我也听到一些负面的传言。按照本届运动会的规则,参加某区代表队的运动员必须是居住或工作在该区的人,非北京市户籍的学生则应按照学籍所在地参赛。但是,有的区代表队却跨区“招兵买马”,通过开具临时性工作证明的方式让一些不具备本区资格的优秀球员加盟。而有关部门的资格审查也不够严格,流于形式,在接到投诉后也未能进行及时有效的调查和处理。

  无论是专业比赛还是业余比赛,运动员在身份或年龄上弄虚作假的现象屡见不鲜。究其原因,除了运动员个人需求之外,主要动源就是追逐“小群利益”。所谓“小群利益”,即小群体成员共同享有的利益,是与社会、国家等“大家利益”相对而言的,譬如单位利益和部门利益。在当下中国的许多社会问题后面,譬如劣质疫苗问题、伪劣食品问题、抱团贪腐问题等,我们都可以看到“小群利益”在作祟。

  小群利益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是与个人利益距离最近的群体利益。虽然国家领导一般都强调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虽然国家或社会的共同富裕可以带动个体的富裕,但是国家或社会利益往往与个人利益相距甚远。特别是在财富分配不公和贫富差距过大的国度中,国家或社会利益对于个体成员来说宛如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相比之下,小群利益是实实在在的,是群体成员容易获得并享受的。于是,单位、部门、小团伙、小集体的利益就攀升至国家和社会利益之上。在小群利益至上的心态引领下,人们就容易突破道德底线,甚至罔顾国法,走上共同犯罪的道路。

  积极发扬团队精神是善,过当追逐小群利益是恶。惩恶扬善乃社会良性发展之要务。我以为,惩恶主要靠法治,扬善主要靠道德。但是在当下中国,法治水平很低,因为许多领导干部和普通百姓都没有养成依法办事的行为习惯;道德水平不高,因为信仰缺失和私欲膨胀导致了国人道德标准的下滑。那么,如何提升中国的法治水平和国人的道德水准?这个话题太大,我也曾做过一些言说,在此就不多谈了。简言之,中国要惩恶扬善,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