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时间得空坐在画室里整理这几天手写的草稿。正在没有头绪时,一抬头间一对熟悉的背影映入我的眼帘。妈妈拉着高出自己一头的儿子走在教室前的甬路上。在校园里怎么会有家长呢,您一定会有这样的疑惑吧,这得要从六年前说起了。

  记得那是2012年秋季开学的时候,一年二班的队列中有个个子比别的孩子高了一头的胖男孩。白胖、干净挺惹人注意的,排尾还多了个戴着眼镜的家长。看到这些我的心里打了个问号。两天后的午休时间,一年二班的班主任安老师说起了这个男孩。原来这个孩子是从省城沈阳来的,是个自闭症孩子(也被称作星星的孩子)叫李一鸣。在自闭症康复中心进行了两年多的专业治疗,孩子到了入学的年龄父母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有助于孩子康复的环境,所以投靠亲戚来到咱们这儿的。父亲在附近的化工厂找了一份工作,母亲干脆放弃事业单位会计的工作,来全天照看儿子。都在咱这儿的棚户区买房子了(离学校十几里路的地方)。这时有同事插嘴问道,咋不在学校附近买呢,不用坐车了吗?安老师接着说下去,听他妈妈说孩子不喜欢学校附近破旧的环境,许是住惯了繁华的大城市了……听得同事们都很吃惊,也都很同情。

  为了孩子父母可以做任何事情,这样的孩子父母更要倾注更多的爱。自闭症孩子会因为情绪不稳定而躁动,孩子家长怕扰乱课堂秩序,或是有可能碰到别的学生,所以向学校申请全天陪孩子上课。

  班级的孩子们善良淳朴,他们不嫌弃这个不能说话,有时候还会捣乱的同学。课间他们拉着他的手一起游戏,玩耍,像是自己弟弟般的呵护。学生们亲切的喊这个家长“阿姨“。

  六年里这个大城市的“阿姨”也给了孩子们许多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也是他们的一份缘吧!

  前几日的午休时间,和李一鸣的妈妈聊起了她这些年的生活。这个和我年龄相仿操着一口沈阳口音的家长打开了话匣子。“来到咱们学校,咱们家里也是做了大量的“考察”工作的。”说到这些时这位母亲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觉得是在告诉我们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全区有三所小学,两所比较大规模的,另一所就是被称作“村小”的我们的学校)我先是对两所比较大的学校进行了一番考察。包括校园环境、老师、学生等。是这里热情、淳朴的氛围感染了咱们家人,并决心留下来。一晃6年过去了,善良的孩子,爱心满满的老师,感动着咱们全家人,咱们全家人喜欢上了这里。这六年里班主任安老师和班级里的孩子以及家长们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与鼓励。我在班级的微信群里写下一段话来表达我心情。”说着拿出手机找到那张图片(写在信纸上的一段话,然后以照片的形式发送的)。内容如下:越怕离别,时间过得越快。最近这几天我心潮澎湃,脑海里时时浮现出刚刚入学的情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我领着孩子感到孤独、无助。我不知道如何带着孩子走进你们的集体中。是安老师热情的语言,家长们亲切的打招呼,让我孤独无助的心感到一丝丝的温暖。即将毕业,心里无比难受。长话短说吧,今天在班级的群里,我要代表我们全家表达对你们的感激之情。首先感谢安老师,是您用真挚的话语鼓励着我,为我和孩子营造了温馨的环境。想对您说:“谢谢您,我们母子让您操心了!”还要感谢六年二班的全体家长,感谢你们六年里默默的支持,用你们那朴实善良的心感染着我,我想对你们说:“谢谢你们!”也要感谢孩子们,是你们用稚嫩的笑脸,纯真善良的心,给了李一鸣一个灿烂的童年,阿姨感谢你们,亲爱的孩子们。即将分别,做了个相册,记载着你们的成长,愿你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学习进步,天天开心,茁壮成长。一路走来,感恩有你们。看过后我的心里酸酸的,感受着这位母亲对帮助鼓励她的人的一份心情。

  “怎么想到带孩子离开沈阳的?”我说出了疑惑了六年的问题。她笑了笑说:“在沈阳孩子不是没有学“上”,而是担心孩子不被集体接受,不能融入到同龄的孩子们中去。因为有一个和鸣鸣一起做康复训练的同学,比鸣鸣大,尝试着在咱们当地入学的,不到一学期就被迫退学,因为班级里的孩子会排斥这样的孩子,家长也会让自己的孩子远离这样的孩子。即使学校和老师愿意接收这样的孩子,正常入学了,依然是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没有和外界交流与沟通的机会和胆量,在这样的环境里对孩子的康复没有一点帮助。孩子依然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孩子对外界事物的敏感,愿意与人交流,最后融入社会,是每一位自闭症患者亲人所期盼的。”

  在和家长的进一步交谈中我了解到有关自闭症的一些相关知识,治疗情况和现在社会对这些孩子的关注。

  “自闭症”是属于神经科的一种症状,目前还不能把它定义为“病”,也没有对症的药物能够治疗,只是依靠康复训练来辅助治疗。拍球、滑板(从高处往下滑的那种)、平衡木、陀螺、平衡车等,训练的目的是锻炼平衡能力,促进大、小脑的发育。这种康复训练的机构只有大城市才有,沈阳有一家“星星雨”康复训练中心是比较专业的,是十几年前创立的,创办者是一个自闭症患儿的妈妈。这几年陆续创立了几家,但是还不够专业,都处于刚刚起步阶段。鸣鸣在“星星雨”做了两年的康复训练。

  在那里有来自东北各个地方的患儿,有的来自农村,来到这里要承担巨大的压力,首先要考虑住房问题,这是一笔开销,同时父母有一个人不能工作,要全天陪护孩子,再加上每个月2000元(10年前的费用),还有永远也不知道期限的治疗过程。这么多的压力让很多家庭不得不放弃治疗。有的孩子和老人呆在家里,有的会被送到启智学校,那里的孩子还不如他们呢,所以这些孩子状况只能是越来越差。

  “一个孩子的妈妈总是自己带孩子来做训练,时间长了我和她熟悉了,才知道孩子的爸爸在孩子刚刚发病的时候,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和打击就和她离婚不知去向了,她靠娘家的支持,艰难中也不肯放弃孩子的治疗。那时我就鼓励她,现在已经是最坏的地步了,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是因为母爱的伟大感动了上天吧,两年后一个优秀的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为她们娘俩撑起了一片天,现在我们还有联系,她的生活好多了,孩子的状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善。想想他们我是幸运的了,我有父母、有丈夫的支持,我不用为治疗的费用发愁。我一路走来很顺畅,所有的人都在帮助我,我很幸运了。”她重复着“幸运”这个词。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摘下眼镜,轻轻地擦了一下眼睛。我没有去打扰她,默默的低下头。多么坚强、乐观的母亲啊!我也是母亲,我懂母亲的心。她稳定了一下情绪,回头看了看在我们俩旁边的孩子。眼神中满是温柔的期待。又转过头微笑的看着我接着讲下去。

  “康复中心两年训练,鸣鸣的状况有了很大改善,咱们也考虑孩子该换个环境了,于是咱们带着孩子到处看幼儿园,知道孩子的情况后,一些比较大规模的幼儿园直接拒绝了。当时咱们的心情就别说了,后来来到咱家楼下的一所相对来说规模小一点的园。咱们介绍了鸣鸣的情况,并且保证孩子不会干扰别的小朋友,能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情,只要给我们一块天地,让他有和正常孩子接触的机会,就是给孩子康复的希望。园长答应孩子来试园,为了让老师和其他小朋友还有鸣鸣有个相互适应的过程,第一个月鸣鸣只在周六的时候去幼儿园,因为在园长的安排下,鸣鸣所在的班级专门腾出半天时间让鸣鸣和小朋友互动,让鸣鸣尽快的融入到集体中。四个周六过去了,鸣鸣顺利过了试园期。第二个月开始鸣鸣正式入园了,只是不在园里就餐和午睡(吃饭只吃姥姥做的口味的,睡觉也要在固定的地方,鸣鸣的症状属于安静刻板型)。就这样在园主、老师、小朋友的帮助和包容里顺利度过了一年的幼儿园生活。接下来要考虑孩子入学的事情了,因为鸣鸣已经八岁了。接下来就来到咱们学校。”

  我们听起来就像一段故事,可是孩子的妈妈一路走来有多么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面带笑容,笑容里有知足、有感激、有坚强、还掺杂着苦涩。

  “什么时候知道孩子这个样子的?”我问了个这位母亲不愿意提起的问题。“对不起!我让你回忆起伤心的事。”

  她笑笑轻声说:“没什么。自闭症的发现最早可以在婴儿期,具体表现是:孩子睡眠不好,整夜的哭闹不止。因为不能正常休息导致智力发育停止或缓慢。鸣鸣几个月大的时候就整夜的哭闹不止,我和我妈妈就整夜的抱着他。咱们到盛京医院(沈阳的医大二院),在‘儿童发育缓慢科’,初步诊断为前庭穴(我们说的头芯儿)发育不好、平衡能力不好、语言功能障碍。一周岁左右的时候专家确诊为自闭症。我不得不放弃了工作,我的妈妈也退休了和我一起照顾鸣鸣。5岁的时候开始配合着诊断做了两年的康复训练。鸣鸣算是“自闭症”症状比较轻的了,而且康复效果比较好的了。”

  “不会说话是自闭症的主要症状吗?”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自闭症” 大致有四种类型:1。暴力倾向性,伤人伤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2。认知能力差型,实物与图片不能匹配,有语言能力。(这类型的孩子吃一年苹果都记不住苹果的样子,看图片还是不认识苹果)3。特异功能型,她(他)会知道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几,不认识钟表知道是什么时间。4。安静刻板型,这类孩子能安静地坐着,他们的物品一定放在他们认为合适的位置,症状明显的要固定在一个地方上厕所。这四种类型中有的有语言能力,有的没有语言能力,共同的特点是排斥外界的一切刺激。医生说自闭症”的最佳治疗期是1——3岁的年龄段,但是我觉得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什么也听不懂,还会哭闹不止,根本不能按要求完成训练内容,我觉得4岁后开始康复才有一定效果。现在社会上一些爱心机构为”自闭症“儿童开辟了一些“绿色通道“,经常有志愿者带孩子去参加一些社会活动,让孩子多些与外界接触的机会。”

  她还特别的讲到了孩子治牙的经历,因为自闭的孩子不能与医生正常沟通,不能很好的配合。牙科的医生、护士会用特别的方法来为“自闭”的孩子治牙。让家长暖心、感动。说到几年来李一鸣的进步,妈妈喜形于色。“刚来的时候鸣鸣的状态是,只要他不喜欢的事情就会特别的排斥,接下来就是很大的情绪波动。对外界的变化不会有一丁点儿反应。现在孩子可以和同学做简单的沟通,他不怎么清楚地发音同学们都能听明白他所表达的意思。对外界事物充满好奇,学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的事物中。” 李一鸣会算算术题、会写字,虽然算不上标准,但对一个自闭症孩子来说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每当有同学有意或无意碰到他的时候,他也不会生气了。用他妈妈的话讲孩子学会了”包容” 。再有十几天孩子就小学毕业了,还要在我们这儿读中学呢。 

  从一年级开始我就有他们班的美术课。因此有幸见证了六年里李一鸣的点滴成长。开始时关注孩子课堂上的表现,课下和家长聊上几句,于是我们慢慢的熟悉了。每个班级每周只有两节课,上课时我会尽量营造轻松、愉快的课堂氛围,会尽可能给他表现的机会。低年级的时候让他把画好的画拿到前面展示给全班同学看。虽然不能与他有太多的沟通,尽可能的在他的画中找到闪光点,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他、鼓励他。同学们向他竖起大拇指。他虽然表达不清却也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2017年的3月份,学校少年宫建成一周年,一直关注少年宫建设和使用情况的有关部门和上一级领导来检查少年宫的活动情况。美术小组的活动课是不能少的,我和他们班的同学来完成这次活动。学校处于多方面的考虑,与家长沟通后,没让他们母子参加这次活动。我知道后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要不是孩子这样,怎么会到这来呢,谁不想让孩子健康!我努力寻找着弥补这个遗憾的办法,终于我想出了一个自认为极好的办法。检查那天活动开始前,我和全班同学说起了这事:“同学们,李一鸣同学不能参加本次活动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有些遗憾呢?”学生们有的低头不语,有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快。这时一个平时有些淘气的男孩站起来说:” 老师,我不参加了,让李一鸣回来!”我被他的话感动着,我知道那是不行的。于是我趁机说:“我有个办法,看你们能不能为李一鸣争取到了。”学生们睁大眼睛看着我,他们在等我告诉他们答案。“那就要看你们课堂上的表现了!”我平时和学生们配合得还是很默契的。我和学生说这些,也算是思想教育吧。让他们学会同情并懂得帮助弱者,让他们珍惜每一次学习的机会。这时全班同学争着说:“老师,我能表现好!”特别是几个淘气包站起来纷纷向我表决心。可见孩童之善良,我甚是欣慰啊!那次活动我们顺利的完成。

  几天后的一节美术课上,我把这节活动课又和孩几天后的一节美术课上,我把这节活动课又和孩子们重复的上了一遍,只是课前多了下面这个环节。“同学们,我们和李一鸣还有你们的阿姨共同度过了四年多的时光,四年里阿姨给了你们很多无微不至的关怀。老师还知道每个假期回沈阳, 她都会给你们每个人带礼物。在今天这节课上,请向你们的阿姨说一声谢谢吧!”我的话音未落,全班同学面向李一鸣的妈妈鞠躬并大声说;” 谢谢阿姨!“此刻的阿姨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不知道说什么,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这节课是同学们用自己的行动为李一鸣同学争取到的,也是同学们用实际行动来感谢你们的阿姨的,对吧!”这时的阿姨眸子里有泪水滑落。对我来说也是让我难忘的一节课。

  下课了,李一鸣的妈妈走过来轻声的对我说:“黄老师谢谢您!”我微笑着回应道:” 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她的脸上写满了感激,我读到了。正当我沉浸在回忆之中时,一个背着双肩包脚下踩着旅游鞋,迈着矫健步伐的老人走进了我的视线。这是李一鸣的姥姥,以前和李一鸣的妈妈聊起过她的妈妈。老人家是沈阳一所中学的退休教师,今年已经70岁了,她和女儿一起带外孙长大。外孙来这儿上学后姥姥、姥爷也一同来了。每天步行十几里路给外孙和女儿送午饭,风雨无阻,没有一天迟到,一送就是六年。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爱。老人是心疼女儿,两位母亲用各自不同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孩子,真是让人感动。女本柔弱,为母则刚。林徽因说,女人本是一朵娇美的花,有了孩子后,女人变成了一棵大树,为孩子遮风挡雨。

  自闭的孩子是不幸的,自闭孩子的家庭是无助的。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自闭症儿童,给予自闭症儿童家庭以帮助。企盼医学领域有重大的突破,打开“自闭症”患者的神秘世界。惟愿每个来到人间的天使都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