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虽然只是个小城市,但是从古至今人才辈出。中国音乐第一人,乐圣师旷,就是临汾洪洞曲亭镇师村人,现在师村仍有师旷墓、师旷庙、师旷堡等诸多与师旷有关的人文古迹。如果现在玩音乐的人想拜祖师爷,绝对应该拜他。

  师旷并不姓师,师是春秋时期对顶级音乐家的尊称。他真正的姓已经无从考证。《庄子?齐物论》中记载有师旷甚知音律,根据诸多史料记载可以判断师旷是拥有绝对音感的人,任何乐器只要听一声,便会知道音准不准。这可能与师旷是个盲人有一定关系,失去视觉的师旷,听力异于常人。有传闻说师旷是为了学习音律自毁双目。不过从我的判断师旷应该是天生的盲人,因为师旷虽然被尊为乐圣,但他的抱负决不仅限于音乐,他博学多闻、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和治国思想,现存先秦文献记载,师旷几乎参与了晋国内政、外交、军事等一系列事务,常向晋王讲授治国安邦的道理,所以绝对不会只为了音乐自毁双目。

  师旷生活在诸侯纷争的春秋乱世,在晋国担任首席宫廷音乐家,与晋平公发生过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晋平公谥号平,意思就是比较平庸,有时候也很可爱。有一次晋平公喝多了,对一起喝酒的臣子说:“没有比当国君更快乐的事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谁也不敢反对,哈哈哈哈”这种混账话被师旷听见气不打一处来,拿起琴就向晋平公撞过去,好歹晋平公反应快躲过去了,但也吓的不轻,便问:“师旷,你要撞谁啊?”师旷说:“我听见有小人在主公身边胡言乱语,气的要撞他!”晋平公说:“那是我说的啊。”师旷可是春秋时期最著名的音乐家拥有绝对音感怎么可能听不出晋平公的声音,他无非是想提醒晋平公的言行,便说:“呦,这可不是国君该说的话啊。”晋平公身边的小人们都进言要处罚他,但是晋平公虽然不是明君但也不算昏君,并没有处罚师旷而是说:“我要引以为戒啊。”

  还有一次晋平公对师旷说:“我想要学习,但已经七老八十了,看来是太晚啦。”这是典型的给不想学习找理由啊。师旷答到:“那为什么不点蜡呢?”意思是朝闻道夕死可矣啊,但是晋平公却完全不理解。有点的生气的说:“哪有做臣子的和国君开玩笑的呢?”师旷只好解释到:“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怎敢戏弄君主。我曾听说:少年的时候喜欢学习,就像初升的太阳一样;中年的时候喜欢学习,就像正午的太阳一样;晚年的时候喜欢学习,就像点蜡烛一样明亮,点上蜡烛和暗中走路哪个好呢?”晋平公才反应过来说:“讲得好啊!”

  在师旷等人的辅佐下晋平公一度恢复晋文公时期的霸业,但是终究晋平公算不得一代明君致使晋国的大权落在六卿手中,之后变为三家分晋,其中就有赵氏孤儿的故事,都发生在我们拥有无数传说的临汾,临汾人文映像会为大家慢慢奉上。

  仅希望此文能让更多热爱故乡的人对临汾有多一份的了解和骄傲,另外也送给一直为音乐梦想努力的我的好朋友吉它女孩杨思垚,有空来临汾我带你去看师旷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