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山坳里的野栗子

用褪去了绿色的淡黄

娇嗔地向大山叙说着

一个惊喜而又恐惶的孕育


当灌丛中的“八月炸”#

解开厚厚的外衣

袒着红红的胸脯,得意的

向山野倾吐心中的芬郁

   

八月

站在野蘑菇撑开的

一张张漂亮的小伞上

 ————香喷喷的成熟了


八月的早晨

山路上勘探队员

唱着溪流一样清亮的歌

测旗映红的脸颊

绽开着一朵朵收获的笑靥


黄昏的营地上

晚霞燃着了溪边的篝火

袅袅飘动的青烟下

岩矿的标本和小溪

互相争述着大山的童话

和地下的传奇

   

于是,八月躺在小溪的身上

带着收获的喜悦

一路唱着流出了山野



注:“八月炸”即预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