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跑者

   在开始的一段路上

   用眼睛瞟着高高的蓝天

   他看见风吹动自己的额发

   看见路边丛立着的观众

   看见自己弹动的手臂和闪光的膝头

   

   他听见清脆的鼓掌声

   听见前前后后向他逼近的脚步声

   他微微地闻到了草叶的清香

   和槐花甜甜的气味

   他的面孔挂着微笑

   

   渐渐地

   渐渐地

   再听不到什么杂音

   再闻不到什么气味

   天地间变得异常单纯

   只充满一个巨大节奏和音律

   心脏轰轰地搏动

   呼吸声仿佛扩大了几十倍

   这单纯而雄浑的声音

   生命的脉息

   是自己的

   是跑在前面的人的

   是跑在后面的人的

   

   终点是一个巨大的磁石

   长跑者的生命

   是一粒铁

   他的骨骼里有铁质

   肺叶里有铁质

   血脉里有铁质

   脑汁里有铁质

   他毫无返顾地

   扑向终点

   

   终点

   伸出了强健的手臂

   长跑者也伸出了强健的手臂

   他和终点

   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长跑者

   挣脱了终点的拥抱

   向前冲出好远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