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总归是稀罕的动物。长得奇特,像史前动物,其实也是史前动物。犀牛是世界上最大的奇蹄目动物,体格巨大,大的有一吨左右,但人们感兴趣的仅仅是它头上小小的和体重不成比例的角,犀牛角。

  犀牛角自古就是珍贵物品的代名词,除了制作犀角杯,还用于制名贵药材,我知道的最有名的药就是“安宫牛黄丸”其贵无比,就是因为里面含犀牛角。

  关于犀牛的词语不多,几乎没有一个是广为人知的。只有“犀牛望月”算是有些“名望”,语出《关尹子 五鉴》:“譬如犀牛望月,月形入角,特因识生,始有月形,而彼真月,初不在角。”意思和“管中窥豹”一个意思。

  想来我们的先祖对犀牛也是稀罕的吧,在《诗经》中只提了一次。《小雅 吉日》:

  既张我弓,既挟我矢。发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宾客,且以酌醴。(节录)

  弓已拉满,箭已搭上。射死小猪,再射犀牛。宴请宾客,佐以美酒。

  诗是歌颂天子田猎并宴会宾客的,浩浩荡荡的田猎,收获颇丰,当然有宣示国家文治武功的目的。猎获“大兕”——犀牛就是为天子添彩的重要标志。

  看来那时,犀牛不仅仅是为其角,其肉也是要被享用的。再看来,那时中原地区还是有犀牛的,就像不缺狼虫虎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