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多,婆婆拿着那把自打我结婚那年就看到在婆家的削发器,走进我的屋子。她的头是刚刚洗过的,湿漉漉的,脖子上已经围好了围巾。嘴里喃喃地说着:“上回,喝喜酒去之前,在理发馆里理的,哪儿好哎!两边给我剪的是齐的,还给我剪得太短了。你给我往短里削削吧!太长了。”

  我搬了凳子,随着她走出屋,来到凉台上。在斑驳的树影下,开始给婆婆削发。那花白的头发在我的手中,一缕一缕的随着削发器的上下移动,落下。

  今天,恰巧老公在家,他悄悄地拍下了我给婆婆理发的背影。

  婆婆总是在找我给她削发的时候,这样的念叨。嘴里不停地说着理发馆里理得如何如何的不好。可每次,我给她理完后,从没有听到过,她说,我给她理得有多好。其实,在我们这些做晚辈的眼里,自然是理发馆里的师傅理得更好些,我想,这让谁都能看出来。即使是婆婆自己也是知道的。

  婆婆总是在去走亲戚的时候,去理发馆里理发。好多次,她理完发回家,恰逢我在家的时候,都会说,“理个头发跟我要七块”“好家伙!×××家理头发要十块了”……那言语中,透露着她对于那些钱的心疼。

  婆婆一向节俭惯了,这,我们都知道。所以,这把削发器,在我家一直沿用着,没有被扔掉。它凝聚着的是我们婆媳之间的那份不被揭穿的秘密。

  古人云:“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意思是说,节约是美德中的最大美德,奢侈是邪恶中的最大邪恶。诸葛亮也在《诫子书》中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节俭是一种美德,它无声的在我家传递着。2013那年,我买了一把电推子。于是,老公,儿子的头发就由我来理了。起初,儿子不太乐意。(那时,他刚刚上初中。估计是怕人笑话。)等上完学回家,对我说:“妈妈,我的同学都问我在哪个理发店里理的。因为,他们看我的后脑勺上有个尖儿,觉得很好看。我说是我妈妈理的。他们就让理发店的人也这样理去了。”我笑了,其实那是我不会理,才给造成的那样的发型。老公的头发随着年龄的增长,稀疏了。干脆,我就给他推成了光头。这样的发型也好理,不要求有多么高的技术。老公更是喜欢这独特的发型。

  在我家,不仅仅是洋溢着这份节俭的美德,还有的就是老少三代之间的和谐相处。也彰显着我们一家对平淡生活的知足与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