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5日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徐峥、王传君、周一围等主演的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正式上映,上映第四天票房便突破4亿大关,豆瓣评分9.0。一时间,公众号、朋友圈都被这部电影刷屏。怀着对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好奇,我也约上好友来到影院,不仅被演员在细节上的刻画征服,更是引起了自己对现实生活的反思。

  这是一部反映底层人物的电影。无论是交不起房租、交不起父亲手术费、妻子闹离婚的卖中年男性保健品的商贩程勇,还是白血病患者吕受益、为给女儿治病不惜做钢管舞女郎的单亲妈妈刘思慧以及来自农村一言不发却仗义的白血病患者彭浩,他们都面临着经济上的窘迫。也正是因为生活困顿,吕受益找到了程勇并提供了商机,程勇决定铤而走险,拿下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独家代理权。卖这种药在中国是违法的,为了扩展市场,程勇与刘思慧、彭浩、刘牧师汇集在了一起,开启了这场故事。

  当大家在关注医药贵的时候,我更多的关注点在于各位底层人物的身份。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程勇,他的身份是多变的。同时,这部电影也反映了程勇的成长。起初他是一名商人,跑到印度购买仿制药“格列宁”就是为了赚钱,为了给父亲赚手术费,改善生活以赢得儿子的抚养权,这种盈利行为也的确给白血病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假药贩子张长林不断给程勇制造麻烦时,程勇人的本能得以体现,为了家,为了自己免除牢狱之灾,程勇决定放弃贩药;一年后,程勇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可曾经的那些白血病患者朋友的状况却每况愈下,程勇与吕受益的妻子在病房外,妻子听惯了丈夫清创时痛苦的喊叫所流露的绝望,程勇第一次听到朋友痛苦的喊叫时的坐立不安,受到心灵折磨的程勇决定不顾牢狱之灾,再次来到印度,以成本价500卖给本省之前买过药的患者;印度制药厂停产,程勇只能在商店购买这种药,2000元的进价还是按500元卖,这次受惠的人群由本省以前买过药的患者扩大到省外的病友,大家都可以报名购买。即使人心维护,最终,程勇还是依法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在押送过程中,最感人的一幕出现了,成千上万的病友站在街道两旁,不顾细菌的存在,纷纷摘下口罩,目送车中给了他们生的希望的“药神”,程勇眼中流露的是满足、是欣慰。见到前妻弟弟同时也是警察的曹斌时,程勇说的是:告诉他的儿子,爸爸不是坏人,这是作为父亲的身份的展示。

  当酒吧老板跳钢管舞时,只有刘思慧在用力的喊:脱衣服、脱衣服,那是她亲尝的委屈与辛酸;彭浩不回家与家人团聚,是不想与家人团聚后给家人带来希望后再给家人带来永久分离的伤痛!

  最刺心的就是那句台词:我的房子让我吃没了,我的家人被我吃垮了,我想活着!每个家庭都是脆弱的,一旦有了大的病痛,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部电影带给我的感受是深刻的,我想表达的有很多,可每一句在电影面前都很无力。现实生活中获得的一切都很不容易,惟愿家人与所有人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平平淡淡最真,也是最大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