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浴火 

  

八卦炉里的火苗跳动

沉闷的锤音

回荡河谷

诗人的遐想

穿越遥远的时空

  

铿锵有力的节奏

火花飞溅,汗水晶莹

小锤轻,大锤重

  

匠人不懂何为

浴火重生,却懂重铸

十里八乡原始的农具

出自匠人之手

  

一代代一辈辈

河边岸柳旁的打铁屋

赤身裸体,那里是

男人的世界女人的禁区

在夏季里热情扬溢

  

  


o寻梦

  

收割不用镰刀

斩草不用锄头

新时代的铁牛在大地上

奋蹄

科研成果奈何不了

小草昂扬的生命

  

八卦炉冷

匠人的子孙改行

从锻造到卖冰棍

为了斗米和面包

  

总随身携带一本发黄的

纸页

不合时宣地

讲述着三维时空

手捧诗稿

痴人说梦

  

  


o浮生

  

希望的原野

翱翔展翅的雄鹰

一代高僧影响一代人

有多少向往就有多少憧憬

  

一个时代总有一个时代的梦

抡大锤的匠人

模仿一灯法师

一指禅功

  

铁炉四壁留有爪痕

乡邻回忆曾经的他四季如歌

习武三更

可惜

空怀一身绝技


漂泊他乡

不知归途

要向何处

  

  


o他乡成故乡

  

故乡的街头游离外乡人的足迹

故乡人却游走在他乡的街头

也许互换才能满足新时代生存的需求

  

新的时空能放下尊严

不愿把卑微的一面呈献给亲朋

光鲜游子衣锦还乡的荣耀

  

人生的美丽在于缺憾

离别后的重逢最能动情

  

游子何尝不似季节的候鸟

匠人的子孙也许是离群的大雁

不知是不愿回乡还是

失忆的鸟儿

找不到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