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    

陈二奎独自饮酒,唱京剧: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林建军走进来:俺还以为杨子荣在这儿呢,不过是座山雕罢了。

陈二奎:你怎么又来了?我答应过你,等我有钱了,一定还你还不成吗?

林建军一拍桌子,酒杯震起来:别再装蒜了!你那出绑架双簧演得不错吗?

陈二奎站起身,脸色突变:你……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林建军打了个响指,劫匪1和劫匪2走进来。

陈二奎跌坐在椅子上。

 

九里湾    

大路上“九里湾竣工通车剪彩仪式”的横幅。

路两旁鼓乐队吹奏表演。

乡亲们在扭大秧歌。

路两旁围满了群众,彩旗飘飘。

楚雪、沈丹妮、顺子等人站在围观群众前排。

林建军向众人挥挥手,音乐声停。

林建军:今天对于咱欢喜村来说是个好日子,大喜的日子。因为九里湾不再是障碍,九里湾通车了,咱欢喜村不再被关在深山里了。在这里,俺代表欢喜村的乡亲们要向万联集团沈总鞠一躬。(鞠躬)

沈天阔:不敢当。

林建军:啥也不说了。只说一句话,沈总是咱欢喜村的大恩人。俺向沈总保证,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修路人。俺们一定让九里湾大路成为欢喜村的致富之路!

群众鼓掌。镜头扫过解忠勇、楚雪、沈丹妮等人。

解忠勇、沈天阔剪彩。

秧歌队尽情起舞。镜头扫过秧歌队中的楚雪、沈丹妮。

顺子挥起鼓锤敲鼓。

九里湾大全景。

 

老榆树下    

楚雪与沈丹妮站在树下。

楚雪:路通了,可是苹果园赔偿的事还没有眉目。我看得出,建军更着急。

沈丹妮调侃:这就称呼“建军”啦?你们俩的速度有点儿像闪电博尔特。

楚雪扬手追打沈丹妮:死丫头,看我不打你,看我不打你……

沈丹妮躲闪求饶。

楚雪:看在咱俩同过床的份上,就饶你了。

沈丹妮:姐,你会在这里当一辈子村官吗?

楚雪:还没想好。不过,我不会离开欢喜村。

沈丹妮:我觉得当个村官并不能给村里带来多大的益处。比如就说这次九里湾修路吧,如果没有经济基础,我们说破嘴皮子也打不通。你说是吗?

楚雪:你说的对。但是我们的青春因为有了经历,有了苦难,有了归属,就显得特别丰满,特别难忘。

沈丹妮:我的心会在欢喜村扎下根儿。可我会走实业救国路线,让欢喜村老百姓都富起来。

楚雪: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眼看着村“两委”就换届了。如果苹果园的赔偿不能落地,建军还是得不到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手抚老榆树)当年,老村长就是在这里嘱托他要把欢喜村的百姓带上致富路的。(抚着沈丹妮的肩)建军是个有梦想有担当的人。他是想干好的,也能够干好。我相信他。

沈丹妮握住楚雪的手:我们会帮助他实现梦想的。

沈丹妮坚定的表情。

 

陈二奎办公室    

陈二奎坐在办公桌前打手机:刘总,上次那批大豆种子款都拖多长时间了?快一年了。你可不能赖账啊!我现在已经列入“老赖”黑名单了,真是寸步难行啊!你就可怜可怜哥哥,先给一半,一千五百万。另一半,再拖半年也没关系。

【画外音】刘世强:陈总,不是兄弟赖账。你那批种子险些把我害苦了。农民种了,产量太低,认为这是假种子,正准备起诉我呢!

陈二奎:不可能!这批种子是从省农研所进的货,怎么可能是假的?

【画外音】刘世强:如果农民起诉,陈总你不仅种子款拿不到,还要包赔农民的损失。

陈二奎:我陈二奎坑过人,也骗过人,就是没卖过假货。

【画外音】刘世强:至于假不假,要看农民怎么说了。

陈二奎:刘世强,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画外音】刘世强:恭候了!

陈二奎挂了电话,把手机狠狠摔在桌子上,背对着门:孙子,真他妈孙子。孙子,孙子……

文员推门进来:陈总……我惹你生气啦?

陈二奎转过身:怎么不敲门?

文员:您就是为了这事才生气呀?

陈二奎:急赤嘛慌的,什么事?

文员递过一个文件夹:陈总,向阳镇要进行生态园开发,准备搞招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信息,我就第一时间给您送来了。这一激动,就忘敲门了。

陈二奎:现在我是“老赖”,根本没资格竞标。

文员:陈总教导我们说,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可是一块肥肉啊!

陈二奎若有所思:创造条件……

 

苹果园    

林建军与楚雪在苹果园中漫步。

林建军:欢喜村生态旅游开发已被铁山市委正式立项,建立欢喜村溶洞生态旅游区,实行股份制运营。万联集团投资,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欢喜村提供场地,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楚雪:这要好好感谢丹妮。

林建军:是啊!应该好好感谢你们两个。是你们,让欢喜村看到了希望。

楚雪:欢喜村本来就是块宝地。就说溶洞吧,我找专家考察过。他们说那个溶洞发育年龄达到14亿年,是我国最古老的溶洞之一。而且洞内的石钟乳、石笋、石柱、石幔、石盾、石花,千姿百态,造型雄奇,简直是一座水晶宫。这就是欢喜村的宝藏。再加上满山遍野的生态果园,把欢喜村打扮得花枝招展。这是欢喜村得天独厚的优势。以前,你们是捧着金碗在讨饭。

林建军:现在俺终于相信,知识改变命运。你们这些大学生的脑子就是好使。俺以后要多读书,遇事多动动脑子。俺有个请求,就是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楚雪:只要我能做到的,都答应。快说吧!

林建军:俺想……想……

楚雪闭上眼睛:快说呀!

沈丹妮走过来,学着林建军的口音:俺想娶你当媳妇儿!

楚雪睁开眼,追逐沈丹妮,在苹果园里嬉戏,撒下爽朗的笑声。

明媚的阳光。

 

村委会    

林建军召集村委开会。

林建军:情况就是这样,下一步就是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俺的想法是全民参股,人人都是股东,年底都能分红。

村委1:前几年苹果园的事还没了结,村民们能买账吗?

村委2:依俺看,股东不股东的没关系,主要是能不能拿到钱。不如按人头按地亩,一年给多少钱。

林建军:眼界太小了。现在中央提出乡村振兴计划,欢喜村也不能落伍。人家楚雪说,以前俺们是端着金碗讨饭。

村委1:关键是大伙怕了。这生态旅游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呢,谁相信呢?

楚雪和沈丹妮走进来。

沈丹妮:如果乡亲们同意,我愿意收购这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每年给乡亲们相应补偿。

林建军站起身:村里开会,你们跟着起啥哄?

村委2:俺看这丫头有实力,九里湾就是你家出钱修的。俺可以做乡亲们的工作。

沈丹妮:好。为了表示诚意,明天就可以签合同。而且可以预付三年的费用。

村委们鼓掌。

林建军无奈的表情。

 

老榆树下  黄昏  

林建军不停地捶打老榆树。

一会儿,林建军累了,斜靠在树下。

楚雪走过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这是乡亲们的意愿,你改变不了。

林建军:俺这个村主任只是个傀儡而已,任由你们摆布。俺还有啥脸面当这个芝麻官?

楚雪:其实,俺还真希望你这次选举能落选。

林建军:俺已提出不作为候选人的申请了。

楚雪一笑:这就证明你还可以干一番事业。

林建军冷笑:取笑俺吧!俺还能干啥呢?俺这几天想想,最愧对的就是老村长。俺准备过两天就去城里打工,离开这伤心之地。

楚雪:听起来怎么这么悲壮?有点像曹操败走华容道,也有点像关羽走麦城。其实,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说着,楚雪拿出工商注册登记证明给林建军看。

林建军看证明:军雪丹妮生态旅游公司……法人代表林建军……啊,咋是俺呢?

楚雪:丹妮已经替你做好了一切。公司的名字是用咱们三个人的名字合成的。

 

军雪丹妮公司    

镜头扫过挂有“军雪丹妮有限公司”的牌子。

院子里,农民排成长长的队伍。

楚雪操作电脑,打印出凭条,递给一个农民:您在这里签字确认,钱就到您这张卡上了。

农民高兴地签字:这可真方便。

沈丹妮将两份合同递给一位农民,农民签字。

沈丹妮拿回一份:这一份归我,您留一份,一定要收好。

农民:一定,一定。

林建军手持喇叭:乡亲们,今儿谁愿意入股还可以考虑。俺希望大伙都来当股东。在合同上签了字,就没有余地了。

农民:说啥都没用,还是这钱来得快。大钱你们来赚吧,俺就想赚点儿小钱。

陈二奎骑着自行车进院子,到林建军面前下车。

林建军:陈二奎,你跑这儿来干啥?

陈二奎喘着粗气:当老板的哪儿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牌子的?从没见过你这样的老板。

林建军:你到底来这儿干啥?

顺子凑过来:这不是陈总吗?咋不开车了?

陈二奎尴尬地:骑自行车健身……健身……这还挺热闹……

林建军:甭给俺东拉西扯的。你欠欢喜村的钱啥时候还?给个痛快话。

陈二奎掩面哭起来。

林建军:大老爷们儿家家的,哭啥?

陈二奎抽泣着:你还相信哥不?

林建军:咱换点儿新的行不?俺听你说这话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

陈二奎大哭: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反正俺也不想活了。

陈二奎拧开一瓶酒,对着酒瓶子灌。

林建军夺下陈二奎手中的酒瓶,闻了闻:真长出息了!俺还以为是毒药呢?你要是在这里自杀,人家还以为是俺逼的。俺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陈二奎喘着粗气:我也是从欢喜村走出去的。这些年亏欠了乡亲们不少。以前,我是想赖账。可是自从被列入“老赖”黑名单后,我是寸步难行。欠账不还的日子也很难过,不舒服。我不想让乡亲们指脊梁骨。我真想把账还上,心里也轻松了。

顺子:哼,编,接着编。

陈二奎:我这人实在是没什么信誉可言了。可是我生是欢喜村的人,死是欢喜村的鬼。我还想为欢喜村做点儿事情。

林建军瞅着陈二奎:瞅你这可怜相儿,俺可以再相信你一次。

 

咖啡厅    

林建军与楚雪相对而坐。

服务员走过来:请问二位喝点什么?

楚雪:来杯猫屎咖啡。

林建军皱了皱眉头。

楚雪:建军,你自己点。

林建军:俺还是来一杯白水吧。

楚雪一笑:你现在是老板,就应该有老板的样子。我带你来这里,就是培养你当一名见过世面的大老板。

林建军尴尬地:俺一进这西餐厅就觉得恶心。猫屎咖啡?咋到了这里连猫屎都可以吃了呢?俺还是觉得欢喜村的小葱蘸酱、大馒头顺口。

楚雪:那你以后就给我做,好不好?

林建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这么土的饭,你咋吃得惯?

楚雪:只要是你做,我都爱吃。

林建军:对了,俺打死都不相信陈二奎卖假种子。

楚雪:凡事不能主观臆断,都要讲究证据。这几天,咱们也做了调查,也掌握了一些证据。

林建军:虽然陈二奎欺骗过俺,但俺还是觉得他被人骗了。他说了,只要刘世强欠他那三千万种子款一到位,就把拖欠欢喜村的钱还上。

楚雪:你太善良了。我也是被你的善良打动了,才会和你东奔西跑。

服务生把咖啡、白水等端上来。

林建军:你觉得俺们会赢吗?

楚雪:没有把握。如果农民减产的确是因为种子造成的,不仅那三千万本钱讨不回来,还要拿出数量可观的资金给予赔付。你可要想清楚了。

 

陈二奎办公室    

陈二奎:我还真没想清楚。如果官司赢了,皆大欢喜。万一输了,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雪:这官司到底打还是不打?

陈二奎摆弄一支笔,良久,朝林建军:林总,你帮我拿个主意吧!

林建军拍桌子:你是不是在耍俺呀?俺相信你,才来帮你。这倒好,你自己先怂了。俺就问你一句话,你搞鬼了没有?

陈二奎拍胸脯:绝对没有!种子都是省农研所供的,发货渠道绝对正规。如果我做了手脚,就天打五雷轰!

林建军:好,这官司必须打!

陈二奎将拳头重重地捶在桌子上。

 

法庭门前    

楚雪和林建军向门口走去。

一辆奥迪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程志飞下车。

程志飞看见楚雪的背影,紧走几步:楚雪,你怎么在这儿?

楚雪回头,先是一惊,而后微笑:我是神农集团的辩护人,今天来出庭。好久不见,你可好啊?

程志飞尴尬地:你瘦了,不过更生动了。

楚雪:还是那么文。不多说了,马上要开庭了。

楚雪转身向前走去。

程志飞下意识地,轻声:楚……

程志飞失望地望着楚雪的背影。

 

法庭    

楚雪走上辩护席。

程志飞走上辩护席。

楚雪向程志飞微微一笑。

程志飞与楚雪对了一下眼神,急忙尴尬地低头。

法官:现在开庭,请原告辩护人陈述。

楚雪:我方认为华友公司拖欠种子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无需做更多解释。古往今来,欠账还钱,天经地义。在新时代法制中国,这种正义理念应该被发扬光大。我的陈述完毕。

法官:请被告辩护人陈述。

程志飞:刚才原告辩护人说的欠账还钱,我方完全同意。不过,还有一句话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方认为,原告神农集团提供的种子是假的,造成了农民的损失,也造成了我方的损失。因此,我方才没有付原告的种子款,而且要求原告承担农民和我方的所有损失。我的陈述完毕。

法官:请双方辩护人辩护。

楚雪:我方认为被告人所说的假种子,是对我方的诬陷,或者是蓄意捏造事实。我方的种子都有正规的进货渠道和手续。相关证据已经提供给法官。

程志飞:法官请看,现在我手里拿着一张红桃A。(现场展示)大家确认吗?

法官:确认。

程志飞转回身,变了个魔术,手里又拿出一张牌,亮出了黑桃K

程志飞:大家看,现在我手里的这张牌已经变了。怎么变的呢?很简单,就是稍微做了点儿手脚。所以,我方认为种子被原告方掉了包或掺了假也是可能的。

程志飞傲慢地朝楚雪一笑。

 

城市街头  晚上  

楚雪与林建军在清冷的街道上走。

天空中飘起了小雪。

楚雪:现在最重要的是证明种子是真的。你说种子好,就一定能高产吗?

林建军摇摇头:也不一定。再好的种子,种在盐碱地里也不行。

楚雪:你这一说,还真提示了我。

一辆奥迪车驶过来,停下,车窗打开,露出程志飞。

程志飞:楚雪,没想到我们会成为对手。我是爱你的。如果你愿意回到我身边来。我宁可输了这场官司。这样你总看出我的诚意了吧?

楚雪冷冷地:你好像不配做律师。法律不是交易,也容不得半点儿亵渎。

程志飞得意地:不瞒你说,这两年我打官司无数,也混了个“铁山市第一律师”的虚名。

楚雪:那我们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程志飞冷冷地:愿意奉陪到底。

轿车飞驰而去,卷起一趟雪沫子。

林建军紧紧抱住楚雪。

雪花纷纷落下。

 

一组流动镜头

农家院。林建军与农民交流。

庄稼地。林建军挖土,捧在手里看。

农研所。林建军站在旁边,看着技术人员手持烧瓶化验。

某律师事务所。楚雪走进大门。

办公室。楚雪坐在写字台前挑灯查找资料。

 

法庭    

楚雪:我手里拿的是三份土壤采样。这些采样是经过中科院鉴定的,也出具了化验证明。证明上的数据可能大家都听不太懂,简单地说,就是土壤呈现强碱性,不适合小麦生长。而这三份土壤采样就是从成田镇采集的。被告从我方购买种子,卖到了成田镇。也就是说,成田镇的土地不适合小麦生长。(拿出一份证明)这是成田镇气象局的证明。去年五月,成田镇遭受了三场大雨,降水分别为一百二十毫米、一百五十毫米和一百毫米,而且每次相隔只有三天。这么大量的降雨,势必造成洪水。小麦是怕涝的作物。试想,在这样的气象条件下,再好的小麦种子也不会丰收。综合以上事实,我方认为成田镇农民欠收是土壤和天气造成的,并非假种子所为。

林建军、沈丹妮、陈二奎、沈天阔鼓掌。

程志飞无奈地低下头。

 

一组外景

艳阳。

九里湾全景。

满山遍野的苹果树。

红苹果挂满枝头。

 

收购站    

商人1举着牌子吆喝:美享果农平台今年的收购价是每斤八块,有多少收多少。

农民纷纷涌过去。

商人2吆喝:乐事果品交易平台收购价每斤八块三,可以签五年合同。

农民转而涌过去。

陈二奎跳着脚喊:我可是欢喜村的老客户,而且已经签过五年的合同。准备再签十年合同。

林建军走过来:这就是市场规则。谁还不想卖个好价钱呢?你看,每户最少也要收两万斤,你提高一毛钱,就得差两千。这对老百姓可是不小的数字。

陈二奎着急地:我可把欠欢喜村的钱全还上了,说话算数。这次你这个村主任也得帮帮我。

林建军:俺已经写辞职信了,也帮不上你啥忙了。关键是你要遵循市场规则。现在欢喜村的苹果可是金苹果,绿色无污染果,大城市的超市抢着要,每斤至少二十块。

陈二奎:你是真让我着急呀!如果搞乱了,就会砸了欢喜村苹果的牌子,损失也会很大的。

林建军:这个沈丹妮早和俺说过了。俺正琢磨找指定代理商的问题。不过,这个也得按市场规则来,进行招标。

陈二奎:我肯定来竞标,而且一定出价最高,服务最好,让欢喜村苹果走向全世界。

 

欢喜村生态旅游公司    

鞭炮噼啪作响。

欢喜村生态旅游公司的牌子徐徐揭幕。

沈天阔站在话筒前讲话:欢喜村是一片热土,具有丰富的旅游开发资源,是投资兴业的宝地。最重要的是,我的宝贝女儿已经融入到欢喜村了。我爱这里,就像爱我的女儿一样。欢喜村这个昔日的贫困村一定会率先走进小康社会!

大家鼓掌。镜头扫过林建军、楚雪、沈丹妮、陈二奎、蟹忠勇、顺子。

艳阳普照下的欢喜村。

 

一组流动镜头

收购站。农民们卖苹果。

九里湾大路。满载苹果的一排排汽车飞驰。

超市。人们争相选购贴有“欢喜村”标签的苹果。

苹果园。游客采摘苹果。

溶洞。导游引导游客讲解参观。

农家院。游客们品尝美食。

法律咨询站。楚雪与乡亲们座谈。

老榆树下    

林建军看着榆树上贴得满满的红纸。

楚雪念着一张纸上的字:林建军,俺请你不要辞职。俺相信你。刘猛子。

林建军:这个猛子,平时最爱挑俺毛病了。这次咋还支持俺呢?(指着一张纸)这也有写给你和丹妮的呢。(念)楚雪、沈丹妮,你们都是高材生,都是美女,俺仰慕你们。只要你们愿意留在欢喜村,俺村的帅哥你们随便选,选中谁,俺就给你们作媒,保证让你们满意。这是俺的心意,也是欢喜村老百姓的愿望。求你们了。王兰香。

楚雪:王兰香?就是那个向阳镇里最有名的媒婆,据说从来没有失败记录。

林建军:著名的巧嘴八哥。

楚雪念另一张纸上的字:林建军,你是好样的。俺支持你。你走到哪,俺就追你到哪。直到把你追回来。实在不行就报警,让警察把你抓回来,还给俺们当村长。陈小小

林建军一笑:陈小小,真把俺当成犯罪分子了。

楚雪指着一张纸:这还有一张挺特别。(念)林建军,你是最帅的。俺爱死你了。你不当村长,就是狠心抛弃俺,俺就骂你无情无义,俺就骂你八辈祖宗。张秀凤。

林建军:这个疯丫头!

楚雪嗔怒:赶紧如实交待,你是怎么和张秀凤谈恋爱的?

林建军急得摸头:别听这个疯丫头瞎说。俺没有和她谈恋爱。俺以人格担保。

楚雪故意沉着脸:女孩儿都承认了,你还赖账。你是不是故意抛弃人家?

林建军:俺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拉着楚雪)你跟着俺,俺去找那个疯丫头当面说清楚。

楚雪笑了:我就赖给你。我还要找王兰香去,我就说看上村里的林大帅哥了。

楚雪跳到林建军怀里,林建军紧紧抱住她。

(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