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警车呜呜地呼啸而过,在一幢离县城高中不远的学区出租楼门口停下。一闪一闪的警灯,像一道道闪电照亮了漆黑的夜晚。原本冷清的街面又热闹了起来,围观的人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瞬间挤了一圈又一圈。

        从车上下来五六名警察径直上楼,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想一探究竟。楼上大约有七八户租户,都是陪孩子上学的妇女,也不知是哪家出了什么事?大家议论纷纷,一家一家地猜测着。

        被警察带下楼的是一对男女,男子赤裸着上半身,头埋得很低,上了手铐的双手遮挡在脸上。女的一脸漠然,任散了的头发在眼前晃来晃去,身上随意地裹了件外套,一副衣衫不整地样子。人群霎时炸开了锅似的,喧哗了起来。

        “我就猜是去抓王金莲那贱人的!”

        “那男的是谁呀,是她丈夫吗?”

        “呸,两口子睡床上,警察会去抓吗?那男的肯定是嫖客。”

        “王金莲每天穿新换套,涂胭抺脂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对,对,她女儿跟我女儿是同学,她女儿经常炫耀说她母亲一衣柜衣服件件都上千元的,你说,你一从农村里来租房陪读的,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哼,我怎么听说你家男人跟她好像还有一腿呢。”

        “哎,别提了,我家那老不要脸的在她身上花了好几千块呢!不过,我听说在学校门口开饭馆的王老头为她花了好几万呢!”

        “真的假的?这女人可真够有手段的!”

        “啥手段?不就是勾引,卖淫呗,两腿一张,黄金万两。要说这男人,还真没一个好东西。”

        “你怎么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呢!我敢发誓说,我可从来没去嫖过!”

        “哎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个沈药罐子,你瞧你那病怏子身板儿,就是人家不要钱,你上了床也干不了啥事儿!”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在人群最末端远远地站着一个男人,像一根木桩似的,一动不动,只有噙在眼里的泪水闪着微弱的光,突然,一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他转过身,一瘸一拐地向远处走去。

        【一】

        二十年前。

        石垭场场东头肖家药铺来了一对看病的父女。父亲叫王万山,乡下老实巴交的农民,女儿叫王金莲,约摸十四岁的年纪,已出脱成了一个很俊的大姑娘,只可惜害了一头疥疮。

        店主肖冬如揭开金莲头上的包布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对王万山说:“兄弟啊,你咋现在才来啊,你这可是耽误了孩子的病情啊!”

        王万山叹了一口气,说道:“肖大哥,不瞒你说,这家里孩子多,负担大,没有那个闲钱来看病啊,这不,眼看着女儿一头头发都脱光了,才着急来找您看看的嘛!”

        肖冬如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对王万山说:“兄弟啊,这女娃的病怕是不好治咧。”

        王万山一听,拉住肖冬如的手急切地说:“肖大哥,你想想法子吧,你不能眼看着这娃的一头头发都烂掉吧!她还是一个女娃嘛,你让她日后怎么见人哪?”

        肖冬如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把王万山拉出了门外,对他说:“兄弟啊,我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嘛,有啥不能说的!

        “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说吧,说吧,卖什么关子,我不生气。”王万山有些急了。

        “那好,兄弟啊,你看这么行吗?金莲就留在我家里,我会尽力去治她的病,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说,金莲的病如果被我治好了,你得答应把她嫁给我家儿子肖明。若是治不好,我还得让我家肖明娶你家金莲,这事怎么样?”

        王万山一听怔了,不过,他仔细一想,这肖家在石垭场镇也算是大户,这门亲倒是一件好事,于是便爽快地答应道:“好好好,就这么定了!”

        【二】

        王金莲住进肖家后,就再没有笑过。这门亲事,她打心里就不愿意。不过,这父命不可违啊,她得听她父亲的。

        后来,通过一两年时间的治疗,金莲的病好了,她脸上、头上的疤全脱了,而且头发重新长了出来,新发又密又黑,比过去长得还欢势。

        金莲嫁给肖明时,哭了整整一天一夜。这也难怪,王金莲长的那模样儿,水灵水灵的,一头长发就像黑锻一样披在身后,活脱脱一大美人儿,再看看肖明,一矮胖墩子,油亮的脑门秃了一片,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她心里难受,她莫名其妙就嫁给了这样一个看着就恶心的男人。

        肖明虽然长得丑了一点,可对金莲却是百依百顺,千般宠着。时间久了,王金莲的心也被磨软了,十七岁那年还怀上了肖明的骨肉。谁知道不久,肖家便出了大事。

        肖东如老两口去县城办货,在返回途中遭遇车祸双双身亡。这对肖明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整个人便垮了下来,卧床不起。王金莲挺着肚子,咬着牙忙里忙外为二老操持了后事。

        肖东如行医的手艺,肖明还未来得及学,肖东如便撒手而去,留下倘大个药房闲置起来。王金莲索性将铺面转让了出去,现成的药房接手便可开铺,自然谈了个好价钱,今后每年还有房租也能帮衬一下家里开支。

        王金莲的确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这一切,肖明看在眼里,他羞愧呀,自己一个大男人躺在床上躲懒,让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忙这忙那。

        那一夜,肖明想了很多。为了金莲,为了还未出世的孩子,他决定振作起来。第二日,肖明早早地下了床,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王金莲已靠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肖明发现了她,满怀愧意地说:“我吵着你了?”

        王金莲摇摇头,不说话。

        “金莲,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快去再睡会儿,我做好了早餐叫你!”

        王金莲心里一热,所有的委屈在这一瞬都化作泪水涌了出来。肖明见状,忙上前安慰,用手轻轻地为她擦去流淌在脸上的泪水,轻声地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王金莲哭得更厉害了。肖明没有法子,便蹲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她隆起的肚皮上,换了一副小孩子的口气:“妈妈,妈妈,别哭了,我才不要不漂亮的妈妈!”

        王金莲一听,果然破涕为笑,抽泣着说:“你都快当爹的人了,还不正经!”

        肖明傻傻地笑着,王金莲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肖冬如老两口去世后,肖明就断了经济来源。眼看着金莲的肚子一天天隆起,这生孩子、带孩子可是个花钱的事儿。肖明思来想去决定去平昌务工。自己腿脚不方便,那地方儿,私人煤矿多,好碰碰运气。肖明找了一份下矿采煤的差事,虽说辛苦、危险,但为了金莲,为了未出世的孩子,他什么苦都可以吃。

        王金莲虽然一开始看不上肖明,但肖明对她的好,她还是挺感激的。现在肖明又这么懂事,这么上进,她也想通了认命了。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王金莲现在惟一想的事情就是把孩子生下来,与肖明好好过日子。

        年冬的时候,王金莲为肖明生下一女儿,肖明从平昌赶了回来,也就五六小时车程,肖明感觉好像熬了五六天似的。不过他的心早插上翅膀飞回了石垭场。

        肖明一下车便直奔医院,他迫不及待地要见他刚出生的女儿。

        王金莲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旁边的婴儿懒懒地沉睡着。肖明轻轻地走上前去,握住金莲的手深情地吻了一下,心疼地说道:“老婆,辛苦你了!”

        王金莲摇摇头,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窗外的阳光暖暖地洒落进来,肖明与王金莲一起看着睡梦中的宝宝,心中荡起无限的柔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