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    

楚雪(女,24岁)坐在小路边椅子上发微信。

【画外音】楚雪:志飞,我明天就要到欢喜村报到了,当村主任助理。毛主席说过,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我相信,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途中,一定会留下我的青春梦想。

 

一组流动镜头

程志飞走在城市拥挤的街道,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

程志飞步入律师事务所。

程志飞在法庭上辩护。

【画外音】程志飞:自从走出那个贫穷的小山村后,我就再也不想回去了。那里留下童年太多的苦难和屈辱。【叠印】(欢喜村全貌)我的全部理想是在大都市,是做个法律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公园    

楚雪失望的表情。

突然传来小朋友呼喊:救命……救……命……

 

公园湖边    

楚雪跑过来,看到一个小朋友落水,不停地挣扎。

楚雪急得四处寻找,发现一根树杈,扔到湖里:抓住,抓住。

群众纷纷围观。

群众1:这湖可深了,掉下去就上不来。去年雨季就淹死过一个,现在想起来还直冒冷汗呢。

群众2:这可怎么救呢?赶紧报警!

群众3:等警察来了,人早被灌死啦!

群众2: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林建军(男,29岁)急匆匆跑过来:闪开!

林建军分开人群,将手机扔到楚雪脚下,纵身跳入湖里。

楚雪高喊:抓住树杈!抓住!注意安全!

林建军游向小朋友,艰难地将树杈塞到小朋友手中。

林建军抱着小朋友上岸。

赶来的妇女夺过林建军怀里的孩子,恶狠狠地指着林建军:你为什么把我儿子推到湖里?你还装什么慈悲?

林建军只管喘粗气,说不出话来。

妇女:大家看看,他理屈了吧!(对儿子,哭喊)你怎么不说话呀?

林建军抢过小朋友,放在地上,进行人工呼吸。

一会儿,孩子吐水,醒来。

林建军累得瘫坐在地上。

妇女抱住孩子:儿子,你说,是不是他把你推到湖里的?

楚雪生气地对妇女: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呀?我可以作证,是这位大哥救了你儿子。

群众1:我也作证。

群众2:这世道怎么了?把好人当成坏人了。哎,好人难当呀!

孩子有气无力地:是我不小心……

林建军站起身,朝楚雪等人拱了拱手:谢了!

林建军摸了摸口袋,突然高喊:我的手机——

 

推出片名:皆大欢喜

 

一组流动镜头(叠印演职人员字幕)

楚雪坐在飞驰的火车上望着窗外景观。

楚雪换乘汽车。

汽车行驶在山峦中

楚雪走在羊肠山路上,不住地擦汗。

楚雪眺望群山。

楚雪在小溪边洗脸。

楚雪采小野花,放在鼻子边闻。

欢喜村全貌。

楚雪走到欢喜村村名碑前,自拍。

照片定格。

 

镇长办公室    

解忠勇(男,45岁)指着电脑屏上打开的网页:建军啊建军,你看看,你现在成了“网红”了。

屏幕上播放林建军勇救落水儿童的视频。

林建军摸摸头:这是偶遇,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解忠勇:我是让你去找陈二奎讨个说法。欢喜村的群众等得眼珠子都蓝了。你还当什么英雄?我告诉你啊,你如果能让陈二奎兑现承诺,你保准儿是欢喜村的英雄,大英雄。

林建军给解忠勇倒杯水,递过去,讨好地:镇长,陈二奎这家伙像泥鳅似的,轻易抓不到他。这次,我在他家门口蹲了五天,愣没见到他人影儿。

解忠勇喝了口水:实在不行,就起诉他。

林建军嘬牙:就怕鸡飞蛋打呀。

 

欢喜村村委会/村主任办公室    /

楚雪一边看,一边用手机直播,并作介绍。

【手机屏显】楚雪对着村委会牌子:这就是我要工作的地方,欢喜村。(镜头扫过土坯房)从外表来看,这应该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可以说是老古董了。(摸着墙体)从建材来看,下面是半米高的青砖,有点儿长城的颜色。上面是青一色土坯。据说这种房子冬暖夏凉,别有洞天。(门前嬉戏的两只小狗)这两只小狗无忧无虑地嬉戏,彰显着一派和谐气象。(村主任办公室牌子,推开房门)这是村主任办公室。(走到办公桌前)除了这张桌子和这把椅子之外,再无其他物品,显示了极简办公条件。(用绳子绑的椅子腿)对了,这把椅子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不得而知。但是它现在依然屹立不倒,足见其坚强的个性。(提起一个老式暖水瓶)这是一个老式暖水瓶,竹篾编的外壳,估计现在只有影视作品里能看到了……

林建军走过来:你咋跑俺办公室来了?你是从哪来的野丫头?

楚雪停下来,看林建军,惊愕地:怎么是你?

林建军一惊,转而一笑:怎么是你?

楚雪微笑:我来这里报到,是村主任助理。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建军:俺就是村主任……

 

山冈    

楚雪望着群山,大喊:楚雪来了!我喜欢你!楚雪来了!我喜欢你!

山谷回音缭绕。

漫山遍野的苹果树。

楚雪用手轻轻抚摸着青青的苹果。

远处传来林建军京剧《智取威虎山》唱腔:党给俺智慧给俺胆,千难万险只等闲,为剿匪先把土匪扮,似尖刀插进威虎山,誓把座山雕埋葬在山涧,壮志撼山岳,雄心震深渊,待等到与战友会师百鸡宴,捣匪巢定叫它地覆天翻!

林建军边锄草边唱。

楚雪走过来:主任,看这长势,苹果园今年是不是又要大丰收?

林建军擦了把汗,摇摇头:丰产不丰收。这苹果算是把欢喜村坑苦啦!

楚雪:这是山苹果,进超市能每斤能卖二十多。

林建军:你来的时候也看见了,这路根本不通,运不出去,还咋进超市?

楚雪:可这么多苹果树……

手机铃声响起,林建军接通电话。

【画外音】陈二奎妻:林主任,二奎让我告诉你,他被绑架了。你千万别报警,否则他有生命危险。我东拼西凑借了两百万,必须让你去赎他。

林建军:他这几年欠欢喜村多少钱?我去赎他?爱死死去!

【画外音】陈二奎妻:你知道,这笔账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哭)二奎如果有个闪失,这笔账就真没希望了。我希望你去救救他。

 

山路  黄昏  

林建军骑摩托车风驰电掣,后面驮着一个小密码箱。

远远的,看见楚雪站在路上。

林建军急踩刹车,车停在楚雪面前。

楚雪:你这是蛮干!

林建军:俺是在救欢喜村。

楚雪:我是学法律的。你不能纵容罪犯。最好的办法是报警。

林建军:你敢保证报警陈二奎就不会被撕票吗?俺当过侦察兵,相信俺。

说完,林建军一踩油门,摩托车从楚雪旁边蹿过。

楚雪望着林建军远去,失望地:草莽英雄!

 

废弃工厂  黄昏  

陈二奎(男,38岁)抖抖被绑的双手,对两个身材矮胖的绑匪:绑这么紧干嘛?装装样子就行了。

绑匪1给陈二奎松绑,半天解不开。

陈二奎不耐烦地:得了,比猪还笨!一会儿林建军来了,装得像点啊!

绑匪2:我们是您雇来的,当然听你的。不过,这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必须给我们哥俩加钱。

陈二奎:这不是敲竹杠吗?

绑匪1:你要这么说,那我们不干了。你另请高明吧!(转身欲走)

陈二奎:别,别……行,行……一人二百……三百,行了吧?

俩绑匪抱拳:谢陈总!

陈二奎:遇到你们俩,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摩托车声音传来。

陈二奎:机灵点儿啊!

林建军提着密码箱,搜寻,喊:出来吧,俺来了。出来吧,俺在这里……

手机铃声响起,林建军接通电话。

【画外音】绑匪1:把密码箱打开。

林建军打开密码箱,露出钞票:看到了吧,这是二百万,一个子儿不少。

【画外音】绑匪1:把密码箱放在你前面的土墙上。

林建军锁好密码箱:俺咋知道陈二奎是否还活着?俺要看个清楚。

【画外音】绑匪1:好。打开你的手机,可以跟陈总聊几句。

林建军打开手机,出现陈二奎的视频:

【手机屏显】陈二奎哭诉:建军,我还好。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就按他们说的做。千万别报警。否则,他们会杀了我的。

林建军气愤地:俺真想一枪崩了你!

【手机屏显】陈二奎:我说过,只要我在,欢喜村这笔账一定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林建军:其实吧,俺还真怕你死了。

 

山路  黄昏  

一辆警车飞驰,响着警笛。

 

废弃工厂  黄昏  /

林建军给陈二奎松了绑,指着他的鼻子:你要是敢赖帐,俺绝饶不了你。

陈二奎摸了摸摔青了的脸:哎哟,我真是捡了条命。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咱哥俩从小到大,我能骗你吗?你也看到了,现在神农公司就是个空壳,没钱。就拿赎我这二百万来说,我还不知道咋还呢!(抹泪哭诉)

林建军:人要讲良心,没有良心,狗都不如。欢喜村人不会落井下石。俺暂时先不找你讨账,俺也可以帮你。

陈二奎诡秘地背脸一笑,转过脸又是一副可怜相。

警车停下来,所长带着两名警察冲过来。

所长:绑匪在哪儿?

陈二奎先是一惊,而后故作糊涂:哪有什么绑匪?你们警察是不是搞错了。

所长转向林建军。

林建军吱吾:对……没有……没有绑匪……

 

村委会办公室    /

楚雪:你这是对法律的亵渎,是对犯罪的纵容。

林建军:俺是为了欢喜村。这笔账总会回来的。陈二奎也挺可怜的。

楚雪:妇人之仁。你知道吗?姑息犯罪就是最大的犯罪。

林建军:你现在是俺的助理,有啥事得先跟俺说,不要自作主张。

楚雪:我不想跟你说了。我要休息了。你请回吧!

林建军转身向门口走:哎,你们这些大学生,来这儿也就是镀镀金,谁愿意久留这兔子不拉屎的地儿?

楚雪一撇嘴:我还非把根儿扎在这儿不可了。

灯灭了,一片黑暗。

楚雪惊叫一声。

林建军:电路老化了,经常断电。没啥大惊小怪的。

林建军用手机照着,取出保险丝,装到电闸上,推起,灯亮了。

林建军:你的宿舍就在里间,早收拾好了。以后电路问题,你得学会修理。

楚雪皱了皱眉头,一脸畏难。

林建军:万事开头难,欢喜村就这个条件,委屈你了。今儿应该还有一个大学生村官,不知来不来?

院子里传来摩托车的声音,灯光照进来。

林建军走出来,见沈丹妮从摩托车上下来。

沈丹妮(女,23岁)抱怨:这是什么破地方!(捶腰)害得我腰都快颠折了。(对林建军)嘿,这是欢喜村委会吧?

林建军:是。沈丹妮?

沈丹妮傲气地插腰:看来我的大名你早就知道啦!这样吧,给你一个崇拜明星的机会,把摩的费给付了。

林建军无奈地给摩托车司机付费,望着摩托车远去。

 

宿舍  晚上  

楚雪提着脸盆、水壶等,沈丹妮提着手包走进来。

楚雪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下:这就是我们的宿舍。(指床)你睡这张床,我睡那张床。

沈丹妮打量房间,镜头扫过残破的墙皮、蜘蛛网、旧橼子等。

沈丹妮走到床边,掸床上的尘土:这么脏,垃圾场,怎么住啊?这是人住的地儿吗?连监狱都不如。

楚雪躺在床上:哎,想想革命年代,这条件算好的了。

浓丹妮躺下:只能用思想支撑生活了。我不敢想象,我能在这里生活多久。

楚雪:睡吧,明天就好了。

灯熄了。

传来老鼠磨牙的声音。

沈丹妮睁开眼:姐,这是什么动静?

楚雪:好像是老鼠。

沈丹妮惊叫一声:怎么还有老鼠?我从小就怕小动物,连只蚂蚁都不敢踩。

楚雪:别怕。

灯开了,一只老鼠从门缝钻出去。

沈丹妮吓得要哭:真的有老鼠,真的有老鼠……姐,我有个请求……你能答应吗?

楚雪:说吧!

沈丹妮哀求地:我想跟你睡一张床铺怎么样?我不敢一个人睡……

楚雪一笑:过来吧!

沈丹妮抱着枕头和被子上了楚雪的床。

灯熄了。

沈丹妮翻身对楚雪:我怎么睡不着了?姐,想和你说说话。

楚雪:好啊,反正我也睡不着。

沈丹妮:姐,你谈恋爱吗?

楚雪:就算谈了吧!

沈丹妮:你这么漂亮,上大学时一定会有很多男生追你。你又那么温柔,如果我是男人的话,一定娶你。

楚雪:你怎么来这里了?

沈丹妮:我跟老爸堵气来的。老爸想让我帮他经商,我认为他太铜臭气了。我就选了这个小山村,离铜臭气远点儿。

楚雪一笑:看你这个胆量只配做大小姐。

沈丹妮:说实在的,一到这里我就后悔了。

楚雪:你明天就可以走。

沈丹妮:怎么也要待一段时间。否则,老爸就胜利了。他又不知怎么奚落我呢?

 

山野    

楚雪和沈丹妮站在高冈上,俯瞰绿色的原野。

沈丹妮:这简直是一幅水墨丹青!太美了。

楚雪:是啊,可是这里太穷了。

沈丹妮: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楚雪:这还有一个转化的问题,不能坐等着。

 

苹果园    

楚雪站在一棵苹果树下,抚摸着一个青苹果:这就是欢喜村的宝贝。

沈丹妮:可是光靠种这个也富不起来。我去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都考察过农村,那里的农产品都已产业化,从种到收到售一条龙,农民其实就是农场主。

楚雪:可是在这里,这么好的苹果却卖不出去。

沈丹妮:其实,可以在苹果上做些文章……

 

村委会    

屋子里围坐着村民。

林建军:村委会就要改选了,听听大家对村委会人选有什么意见。

村民1:俺认为,谁能带领欢喜村富起来,就应该选谁。

村民2:俺觉得,谁能够从陈二奎手里讨回拖欠的钱,就应该选谁。

村民3:依俺看呐,谁能把苹果给卖出去,就选谁。

    林建军尴尬的表情。

 

老榆树下    

林建军捶打树干,手上血肉模糊。

林建军停下来,对着老榆树:老村长,俺愧对乡亲们,也愧对您呀!

楚雪轻轻走过来,递给林建军一张手帕。

林建军不好意思,想拒绝。

楚雪用手帕给林建军擦手上的血迹。

林建军:老村长在弥留之际,就是在这儿匆匆跟俺办了交接手续。他叮嘱俺,一定要把这片苹果园变成黄金园,带领乡亲们富起来。他是往城里跑苹果销路的途中不慎坠崖的。和我办完交接手续的第二天就去世了。可一晃四年过去了,这片苹果园还在拖累乡亲们。俺心里堵得慌。

楚雪:事在人为。必须用法律维护村民的利益。尤其是对陈二奎这样的人,绝不能姑息纵容。

林建军: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把陈二奎抓起来,又能咋样?乡亲们损失还是寻不回来。俺就想,不如让他的神农公司壮大起来,那样才有指望。

楚雪愤愤地:这样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林建军:有结果没结果俺心里有数。你还是消停地在欢喜村待几天吧,甭惹事儿。你能在这待几天?早晚你是要走的。

楚雪疑惑地看着林建军。

 

林建军家    

林母坐在洗衣盆边洗衣服。

林建军推着摩托车,背着挎包,从林母身边经过。

林母停止洗衣服:看你,整天像风儿似的,根本不着家,娘还能指望上你啥?

林建军停步:娘,俺……

林母:娘知道你心里咋想的。可别人理解吗?当个村主任有啥好的?这次换届,你就别干了。

林建军:俺不图当村主任,俺就想把乡亲们的损失讨回来。

林母:娘知道你是为乡亲们好。可这几年过去了,也没个结果。你都快三十岁了,还没讨到媳妇,俺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呀!(哭泣)

林建军:娘,你儿子这么优秀,还怕讨不到媳妇?放心吧娘,等俺把苹果园的事落停了,一定讨个媳妇,好好孝顺您。

林母叹了一声。

 

神农公司门前    

一辆轿车驶过来停下。

林建军躲在一个角落,边啃馒头,边盯着车子。

车门打开,陈二奎下来。

林建军急忙冲到陈二奎面前。

陈二奎一惊,转而微笑:这不是林主任嘛!怎么像个侦察兵似的?

林建军一脸严肃:俺在这儿等你三天三宿了,终于见到你陈大老板了。

陈二奎:兄弟,看你说的,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林建军:你换号比换衣服还勤,谁知道你用哪个号?

陈二奎尴尬地一笑,拍拍林建军的肩膀:兄弟,你肯定是为苹果园的事来的吧!你来得正好,现在还真有眉目了。

林建军:别来这一套,俺听你说这话不下一千次了。

陈二奎:我刚见了一个香港食品行业的大佬,他对咱村的苹果园挺感兴趣。我们已经达成初步意向,合作开发欢喜村苹果园。

林建军:真有这回事?

陈二奎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份合同,递给林建军:不信你看看,白纸黑字,我能骗你吗?

林建军看合同(特写)。

陈二奎:不过,欢喜村也太偏了,尤其是路不通。所以要你们做一件事。

林建军把合同交给陈二奎:啥事?

陈二奎:九里湾那段路必须修好。这是合作开发的前提。

 

九里湾    

连绵的群山。

林建军走在陡峭的山路上。

后面的楚雪和沈丹妮吃力地跟着,不时用手攀爬。

林建军:这九里湾就是欢喜村的咽喉要道,也是欢喜村的生命线。这条道不通,欢喜村就甭想有好日子过。

楚雪:可是这山连山岭连岭,修路的难度太大了。

沈丹妮不屑地:再难还有探月工程难,还有“天眼”工程难,还有航母工程难?只要花钱,什么样工程搞不定?

林建军:俺的姑奶奶,你倒是说到点子上了,关键是欢喜村没钱。拿啥修路?

楚雪:能不能向上级反映一下欢喜村的困难,请政府出面解决?

沈丹妮:政府是人民政府,本来就该为人民办实事。我看这是出路。

林建军:早就反映过了,可铁山市这么大的面积,政府也顾不过来呀。俺也应该体谅政府的难处。

楚雪:不论陈二奎说的是真是假,眼下欢喜村真是卡在九里湾了。这条路就是欢喜村奔小康的必由之路。

林建军用拳头狠狠砸在石头上:这条路,俺修定了!

 

九里湾工地    

炸点纷纷。

林建军指挥远处山腰处的顺子:炮眼打深点儿,要不威力不够。炸药的量要适当,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会出危险。

顺子边钉铁钎边答应:好……好……

林建军:这次要把这个小山头给削平,药量要加大三倍。

顺子:这儿的石头忒硬,药量是不是要再多点儿。

楚雪跑过来:爆破是讲究科学的。这里谁学过爆破?你们这是蛮干。

林建军瞪着楚雪:去,一边待着去!这都开两座山了,哪有你指手画脚的份儿?

楚雪气愤地:你这是拿生命开玩笑。

林建军:没空和你瞎扯!

楚雪跑到山腰,用手机进行直播:大家看见了,九里湾将要被这样开出来。是拿生命开出来的。这是英雄主义还是对生命的亵渎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手机屏显】林建军朝顺子喊道:准备——放!

山谷静悄悄的。

林建军喊道:咋回事?

【手机屏显】顺子:哑炮!

林建军:咋搞的?

顺子:昨晚下雨了,炸药可能受潮了。俺先把这哑炮给排了。

【手机屏显】林建军向山上跑:顺子,别瞎闹,俺去瞧瞧。

楚雪举着手机,追逐着林建军。

引信“哧哧”地燃烧。

林建军惊恐的眼睛。

楚雪不停地往前跑。

引信急速燃烧。

顺子惊恐的表情。

楚雪往前奔跑。

引信将要燃烧到尾部。

林建军回转身,扑向楚雪。

一声巨响,石块漫天飞,手机飞起来。

 

镇长办公室    

解忠勇不停地踱步。

墙上的时钟指向了两点。

解忠勇拨手机:喂,顺子,林建军和楚雪找到了吗?

【画外音】顺子:镇长,俺们已经搜遍了附近的大小山头山谷,都没找到。(哭泣)俺看,八成是被炸碎了……

解忠勇:哭什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

 

宿舍    

沈丹妮拿着楚雪残碎的手机,流下眼泪。

【闪回】

楚雪跑到山腰,用手机进行直播:大家看见了,九里湾将要被这样开出来。是拿生命开出来的。这是英雄主义还是对生命的亵渎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闪回结束】

沈丹妮手机发送微信:楚雪姐姐,我想你。林主任,你是英雄。我为你们祈祷,快回来吧!

沈丹妮泪如雨下。

 

山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