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看了《动物世界》对獾子也所知不多。现实生活中獾子对我而言就是獾油,一种治烧伤的特效药。

    至今记得70年代,七岁的我和同伴在锅炉房打开水,滚烫的开水浇了我的脚,爷爷奶奶就是用獾子油涂抹上治好我的烧伤的,因为烧伤半个月没上学,锥心的痛和獾子油就永远留在记忆中了。

    獾子属于食肉目鼬科。獾被单独列入獾属。有狗獾、猪獾、狼獾、蜜獾等等。通常獾的毛色为灰色,下腹部为黑色,脸部有黑白相间的条纹。耳端为白色。主要吃蚯蚓,但也吃昆虫、甲虫和小型哺乳动物。獾对人类而言是一种皮、毛、肉、药兼具的珍贵经济动物。

    想必《诗经》时代也不例外吧。在有名的《魏风 伐檀》中提到,那时獾称为“貆”。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节录)

    大意:

    乒乒乓乓砍伐檀树,砍下放到河岸上,河水清清泛起涟漪。那些老爷们,不种地不收割,凭什么粮仓却满满?那些老爷们,不围捕不打猎,凭什么庭院挂着獾子?你们这些老爷呀,岂不是白白吃饭的家伙!

    谁都看的出来,这是一首对当权者的愤怒控诉,不劳而获,却庭院满满,不仅粮食堆积,还不缺吃的肉穿的皮——貆。獾是为了衬托当权者的“尸位素餐”,獾无辜呀。

    “貆”——獾,可以说的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