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人物:陈小芹(女,20多岁,轻度弱智)、陈父(年过五旬)、陈母(年过五旬,姓汪)、洪律师(40多岁)、赖厂长(女,45岁左右,陈家远房亲戚,某私营水果加工厂厂长)、陈小芹的女工友(30出头,姓周)

        梗概:轻度弱智的农村女青年陈小芹到远房亲戚家的加工厂打工,因救人受伤。由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重伤的陈小芹没能得到相应的工伤赔偿金。某律师事务所的公益律师洪先生,向陷入困境的陈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洪律师通过法律手段,帮助陈小芹获得了应有的工伤赔偿款。

        第一幕

        场景:某农村

        人物:陈小芹、小芹父母

        【陈父、陈母,在地里干活,陈小芹跟着父母一起干,干得很认真;在田间休息时,小芹为父母捧上凉好的茶水。陈父、陈母,欣慰地笑了】

        旁白:陈小芹和别的女孩儿有些不一样,她是一个轻度弱智的女子,勉强上完初中,便辍学在家,平时帮父母干些农活。但这些,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勤劳、善良、孝顺的姑娘。

        第二幕

        场景:村头、农家小院

        人物:陈小芹、小芹父母

        【陈小芹在村头电线杆上看到一则招工启事。看完,她若有所思,回到家里】

        陈小芹:爸,我想到城里打工,给家里赚钱。

        陈父:打工?

        陈母:(忙问)打啥工?

        陈小芹:我在村头贴的的一张纸上看到,城里有家水果加工厂招搬运工。

        陈父:搬运工?那不是女娃家干的活哟。

        陈小芹:上面写着男女不限,再说了,我有的是力气。

        陈母:(心疼地)小芹,还是算了吧。

        陈小芹:(执拗地)爸,妈,虽然女儿不聪明,但又不是废物,你们年纪大了,我总该出去为你们挣点养老钱。

        【父母拗不过小芹,只得答应她】

        第三幕

        场景:城里某水果加工厂

        人物:陈小芹、小芹父母、赖厂长

        【父母陪小芹到城里应聘。他们走进招工启事上所说的那家水果加工厂。有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主动向陈父陈母打招呼。这个女子便是这家水果加工厂的厂长,姓赖】

         赖厂长:(笑着,打招呼)咦,这不是陈二哥汪姐吗?好多年不见呀,哪阵风把你们吹过来了?

        【小芹父母,闻声,齐齐端详面前这个富态的中年女子】

         陈母:(恍然大悟)哎呀,是赖家妹子啊。

         陈父:原来是你呀,一下子没认来。你咋在这里呢?

         赖厂长:(笑道)我就是这个厂子的厂长嘛。

         陈父:(拍自己额头)看我这个老糊涂,那纸上不是写着联系人赖厂长嘛,没想到是你。

         旁白:原来,赖厂长是陈家的远房亲戚,只是双方多年未曾联系。赖厂长听说陈家女儿来应聘,当场便拍板让她来上班。陈母有些不放心,便将赖厂长拉到一边,说了一下女儿的情况。

         赖厂长:放心吧,没事,做搬运,有气力就行,再说,每箱东西也不是很重,干习惯了也累不着人,工资方面,我也不会亏待她。陈家和赖家沾亲带故的,侄女在我这里上班,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旁白:陈小芹当天就在水果加工厂上了工。其实,水果加工厂的招聘进行得很不顺利,因其工作时间长、待遇低,应聘者寥寥无几。

         第四幕

         场景:水果加工厂

         人物:陈小芹及工友

        【陈小芹与工友忙碌着】

         旁白:陈小芹在厂里,老实肯干,她一心想攒些钱孝敬父母。她还交了新朋友。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很快过了。

        【一辆叉车正在前进,叉车上的货物堆得较高。操作叉车的人,没看到叉车前面有个正弯腰系鞋带的工人。眼前叉车就要撞上工人,陈小芹大喊一声,扔下手中的箱子,冲了过去,一把推开那人。叉车撞上了小芹,她倒在地上,鲜血汨汨从她胳膊上淌出】

         第五幕

         场景:医院

         人物:陈小芹、小芹父母、小芹的女工友、医生

        【医生办公室里,医生拿着诊断报告单,向陈小芹父母介绍小芹的病情】

         医生:病人伤得很重,右臂的皮肤大面积缺损,并有粉碎性骨折,骨盆也有骨折,不过,病人没有生命危险,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陈父咬着嘴唇,一言不发;陈母伤心地哭起来;女工友小周也是满脸忧伤】

         医生:(继续交待)从诊断结果来看,前期预缴的两万元费用,远远不够。

         陈父:(焦虑地)医生,那还要多少?

         医生:估计前后得需要近20万。(提醒道)病人既然是工伤,就要走工伤赔偿程序,不过,这个时间相对较长,但病人的治疗耽误不起,所以费用问题,你们要尽早解决好。

        【小周在医院走廊里给赖厂长打电话】

         小周:(急切地)厂长,陈小芹的伤很重,你给的两万根本不够。

         赖厂长:要多少?

         小周:医生说差不多要20万。

         赖厂长:(沉默片刻)嗯,我知道了,先挂了啊。

       【过了一会儿,小周在医院走廊里,又给赖厂长打去电话】

         小周:厂长,小芹医药费的事情,您看……

         赖厂长:那个……那个……叫他们想办法先垫上吧,到时我来处理。

         旁白:陈家人没想到,赖厂长垫付两万医疗费用后,便对他们避而不见。为了不耽误小芹的治疗,她父母卖光了家里的牲畜,借遍了所有亲戚,勉强凑够了十万;幸好还有热心的小芹工友相助,又凑上了几万。小芹的几台手术,才得以顺利进行。

         第六幕

         场景:加工厂后门

         人物:赖厂长、小芹父母

         旁白:小芹上班后,赖厂长未与她签订劳动合同,也没给她购买任何医疗保险。而小芹受伤入院后,赖厂长一再回避赔偿问题,这让负债累累的陈家陷入了绝境。

        【陈父陈母,终于在加工厂后门“抓”住了赖厂长】

        陈母:赖家妹子,我女儿在厂里出了事,你咋就撒手不管了啊?

        赖厂长:咋没管呢,不是给过两万了吗,按理说,我是一分钱不用给,给钱,是出于人道主义。

        陈父:(怒道)啥?这是啥道理,说清楚!

        赖厂长:啥道理?你们知道自己女儿脑瓜子有问题,是你们求我让她在这里打杂,我是好心收留,出了事就该自己负责。再说了,厂里又没和她签任何合同,她连个工人都不算,凭啥我要赔?你们以后不要来了,来了也没用。

        【气得发抖的陈父陈母,只得看着赖厂长扬长而去】

        第七幕

        场景:农家小院

        人物:陈小芹、小芹父母、小周、洪律师

        【陈家人,坐在小院中,一筹莫展。这时,有人敲院门,陈母前去开门。是小芹的女工友小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戴眼镜儿的中年男子。陈母忙将他们迎进门。陈父拿来凳子让客人坐】

        小周:(向大家介绍)这是洪律师,来帮助小芹维权的。

        陈父:律师?我们没请律师啊。

        陈母:小周,我们家也请不起律师啊。

        洪律师:(微笑道)我是公益律师,免费帮小芹维权。小芹的情况,我听了她工友的介绍,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我今天来,主要是作一个详细调查。

        旁白:原来,小芹的工友小周,为了帮小芹讨回公道,她打通了法律援助中心的热线电话,讲明情况。法援中心派出了某律师事务所的公益律师洪先生帮助小芹维权。在小芹家里,洪律师通过谈话了解情况,并收集了相关证据。

         陈小芹:(拉着女工友的手,担心地说)周姐,你这么帮我,要是厂长知道了,那你还怎么干得下去呀?

         小周:不怕,哪里找不到一份工作,再说,在这样的厂长手下干活,没劲儿!

        第八幕

        场景:加工厂厂长办公室

        人物:洪律师、赖厂长

        洪律师:赖厂长,我的来意,之前,已经在电话中说了,现在就想听听您的意见。

        赖厂长:(很不耐烦)你的来意我知道,我的意思,也讲明了,陈小芹,不是我们的工人,是她父母非要让她在这里打杂,我是出于好意,才让她干些事情,还给她发些钱。我该尽的责任已经尽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洪律师:赖厂长,你确定陈小芹不是你们的工人?

        赖厂长:我们的工人都是签过劳动合同的。按陈小芹的条件,根本达不到招聘标准,只不过我与陈家有些亲戚关系,他们找我,我不好拒绝,于是让陈小芹留了下来,她在这里,想干点啥就干啥,就是这么回事。

        洪律师:赖厂长,既然提到合同的事,我就先说说劳动合同。的确,劳动合同,是证明劳动关系的一个证据,但是,即使没有这个证据,有其他证据证明也可以确定劳动关系。

        旁白:按照法律规定,用人单位只要发生了用工行为,与员工形成了劳动关系,即使是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员工也享有劳动法上规定的各项权利,单位也负有劳动法上的各项义务。

        赖厂长:证据?啥证据?

        【洪律师从公文包里取出相关证据:陈小芹的工作服号牌、工资单等等】

        洪律师:证据还有不少,都可以证明陈小芹与贵厂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我今天就不一一展示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将在下一步相关的程序中展示。

        赖厂长:那你们看着办吧,我赔!唉,算我倒霉好了。

        洪律师:是按严格法律法规要求来办,不是随便看着办。您说您倒霉,那伤者的痛苦又是什么呢?那伤者家庭的困境又是什么呢?(加重语气)再说,伤者还是为保护工友才受的伤,如果没有她的挺身而出,你们的员工还可能遭到更大的人身伤害。赖厂长,陈小芹不该受到厂方的冷漠对待啊!

        赖厂长:(低下头)好吧,这事,我做得不对,按规定办吧。

        第九幕

        场景:某律师事务所

        人物:陈小芹、小芹父母、小周、洪律师

        【陈家人提着不少农产品,拿着锦旗来感谢洪律师】

        陈父:感谢洪律师,要不是你,我们这个家算是完了。

        陈小芹:谢谢洪律师,帮我这么大的忙,我嘴笨,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小周:谢谢洪律师,帮我的朋友讨回公道。

        陈母:(递上锦旗)洪律师,这是锦旗,我给你挂上。

        洪律师: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这件事,能圆满解决,我也很欣慰。礼物我就不收了,锦旗我收藏着,它可以提醒我要多干实事、多帮助有需要的人。

        旁白:最终,陈小芹在洪律师的帮助下,经过工伤鉴定等正规程序,拿到了应得的工伤赔偿金和其他补助金。

        结束字幕: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用工单位必须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是证明劳动关系的关键,也是劳动报酬、劳动期限、福利待遇的重要证据。同时,提醒广大劳动者:维权,别忘了寻求法律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