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是当时的一位风云人物,这一点大概是毋庸置疑的。

  周游列国、游说各国的主事者遵从儒术治理国家、带着自己的学生随行。可以猜想,这种行为,和后世的演讲会、演唱会或许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路行走,一路推广自己的学说,孔子的影响力必然是不可小觑的。虽然,当时很多官方没有全盘接受孔子的思想和理念,但是,在有意无意之中,许多官方还是考虑运用、或者小范围地运用了孔子的理论。官方而外,孔子在民间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不说别的,就后世所传说的当时孔门弟子的数量,就可窥其一斑。

  今天,不说孔子的道,不讲儒家的术,说一说孔子的花边新闻,看客们也不要板着面孔、不要严肃认真,权作一笑之料即可。

  因为孔子在当时是一位风云人物,在民间有巨大的影响力,所以,他应该不会比后世的那些明星差到哪里去。孔子不但有学问,而且一表人才,特别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儒雅的气质更使其魅力四射。

  想来,在当时的社会中,孔子也是许多妇女心中的男神、偶像。如果真有原原本本的史料,我想,仔细查找,大约会查到“嫁人当嫁孔仲尼”的句子。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仪表堂堂、身材魁梧,学识渊博、师范天下不足以支撑和说明吗?

  孔子的绯闻,和一个叫做南子的女生有关。

  南子是谁呢?

  根据资料记载,南子是春秋时期女政治家,她原本是宋国的公主,后来嫁给了卫国的主政者卫灵公,成了卫夫人。南子这个人,人长得漂亮,也有些政治手腕,但是,她的名声不大好,就是在男女作风上有问题。后世说得比较严重,道是她这个人很淫乱。至于这种淫乱说中,有没有男女不平等、有没有对女性的歧视、有没有阴谋,就不得而知了。

  传说,南子的艳事,最著名的,就是她与宋国公子朝私通。

  据说,对于南子私通这件事,南子的老公卫灵公不但不阻止,而且还纵容。

  那么,问题又来了:卫灵公是不是正常的男人?他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他是不是有把柄在老婆南子手上?………或者他就是一个十足的软蛋,这也不得而知。依此而言,南子的淫乱,是否还有其难言之隐,就更不得而知了。

  且说那一年,孔子来到了卫国,住在贤臣名士蘧伯玉的家中。蘧伯玉一生,连续侍奉过卫国的三代主政者,其人既有政治才能、又有君子之风。在政治理念和学识上,蘧伯玉和孔子有得一比,两人是很好的朋友。

  在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心目中,这位蘧先生是一位风度翩翩、识大体、重礼仪的绅士。由此可见,南子还是有她的过人之处,至少在识人之明这一点上,她就比很多昏蛋强多了。

  孔子到了卫国,住在地位和名声处于卫国顶层的蘧伯玉家,想来,大家都会知道这个消息。当然,南子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有识人之明的邦国之“小君”、作为一个可以操控卫国内政的实权派人物、作为一个有淫乱传闻女人,南子想见风云人物孔子的想法和念头,不用解释、不用猜测、不用质疑,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南子的一切公开行动都是受限的,作为一邦的主母,无论怎么大胆、怎么无所谓,在大众场合,想必她也须有所顾忌,她也要考虑民众的观感,顾及社会的舆论。想见孔子,南子当然不能亲自登门去看,这样肯定不合礼仪、有失体统。必须是孔子来见她。但是,孔子也不会无缘无故去见卫国的夫人,特别是对于将礼仪大妨作为行事首要考虑的圣人,更是不可能。

  南子也不能派人去抓孔子,强行押他来见。毕竟,孔子是个名人;毕竟,卫国还有它的法律制度;毕竟,孔子没有犯罪;毕竟,孔子没有把柄落在南子手上。有这么多不能见的障碍,同时,又有那么多想见的心思。南子想了想,还是派人去劝说孔子自动上门。

  于是,南子派人去见孔子,那人对孔子说到:“孔先生,这天下四方的名士、达人,来到我们卫国,他们不怕自降身价,愿意和我们的国君成为兄弟、结成朋友,为卫国的发展出谋划策、出力流汗,他们要在卫国立足,都先要拜见我们的夫人。

  ”还“自降身价”!看看那时候的人是多么地谦虚、对人才是多么地尊重,讲话是多么地客气。

  这里的潜台词很清楚,要在卫国建功立业或者推广主张,首先得过夫人南子这一关。

  那人继续说到:“孔先生,我今天来见您,就是因为我们夫人敬重您,想听听您对当今时事的看法、想听听您治国理政的思路。”

  孔子一听说是卫国的夫人南子要见他,心中当然不愿意。一则因为南子的名声不好,二则这样做与礼不符,三则感觉卫国的政治管理不规范。

  孔子是再三推辞,并表达了不去见的歉意。

  南子是再四邀请,且展现了很想见的真诚。

  孔子推辞不过,又在人家的国土上立足,有在人屋檐下的不得已。再者,孔子也考虑过了,南子是卫国的实权派,如果她能够接受自己的理念,有助于卫国的治理、民众的安乐,也未尝不可。

  思虑再三,孔子还是去见了南子。

  孔子去见南子。南子端坐在自己的葛布(絺chi)帷帐中。

  南子示意侍从将孔子请入帷帐,孔子进了帷帐之后,当然依礼拜见南子。南子见到了孔子,当然十分高兴,同时也未失此前的敬重。看见孔子参拜,南子慌忙还礼。这帷帐之中,两个人互相施礼还礼之间,南子身上佩戴的那些个玉环佩饰互相碰撞,发出了清脆的玉鸣之声。

  因为这个时候,帷帐中只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又因为,这帷帐中的女人有淫乱的名声。所以,环佩叮当声中,难免不让人浮想联翩。

  想来那时候的人也很八卦。

  孔子见完南子后,风言风语就在卫国传开了。

  子路听到这些花边之后,非常地不高兴。

  大家都知道,子路是很忠直的人,他爱惜老师的声誉胜过一切。因为流言传说地有声有色、绘声绘影,子路也没多想,就直接质问老师:“先生,您天天跟我们讲礼仪。您明明知道拜见卫夫人南子於礼不合,为什么您还要去见他,被人家说得难么难听,还一直强调说是环佩叮当。”

  孔子一听,马上就脸红了。夫子行世这么多年,受过那么多的苦难,遭过难么多的白眼,可是,怀疑老先生作风问题的,今天还是头一遭。

  孔子闻言,马上说到:“我是出于礼仪才去见南子,我拜见南子,也全都是按照礼仪来的。”

  这样的解释,孔子自己都不满意,继续指天发誓到:“如果我说的有半句假话,就让老天爷收拾我吧!”

  或许,夫子的指天发誓是一时着急,才做此赌咒的儿女之状。

  绯闻真是可怕啊!

  孔子是不言天道的。这么知礼自尊的夫子,面对绯闻竟然慌了手脚。

  难道,他老夫子不知道“清者自清”吗?

  难道,他老夫子不知道“越描越黑”吗?

  似乎有些可笑!

  这一次参见南子而环佩叮当的事,就此作罢。我们也相信老先生是清白的。但是,接下来的事,又让孔子难以自圆其说了。

  拜见事后,孔子还在卫国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期间,卫灵公和夫人南子出去游山玩景,孔子竟然坐着车,跟在他们后面,招摇过市。事后,孔子自己也觉得丑出大了,他感叹道:“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夫子说这话,不知道是在警醒自己,还是在讽刺别人。

  这一次作为风云人物的孔子暂居卫国,若是放在现代社会,狗仔们不知会造出多少绯闻、不知会炒作多久、不知爆成啥样?